搜索
查看: 1527|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兩岸國際] 龍芯之痛:國產芯片陷燒錢怪圈

[複製鏈接]

貓之神 ( 最高 )

太平紳士

MYBEST紀念勳章一年紀念勳章二年紀念勳章三年紀念勳章貓貓元老勳章大富豪勳章在線之神在線王勳章人氣之王勳章簽到王勳章發帖王勳章(銅)笑料王勳章賀年勳章

跳轉到指定樓層
1#
發表於 2018-4-25 15:45:11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2016-01-22
來源:財經國家周刊

  來源:財經國家周刊 文 《財經國家周刊》記者 李庭
  如果不是2015年11月龍芯中科總裁胡偉武一番“要政策”的言論,恐怕很多人還不知道,龍芯居然還活著。
  在幾乎所有人的印象中,這家“中國第一芯”,應該和其他老一代國產芯片企業一樣,在2006年的“漢芯”造假風波之後,就銷聲匿跡了。
  雖然最近一兩年,市場上總會不時冒出一兩家國產核心軟硬件企業的消息,但多屬“中科紅旗倒閉”那樣的“慘案”。
  以致現在,但凡搭上“國產”二字的芯片、操作系統,很容易成為網絡上一些評論人士的吐槽對象,甚至有的被釘在“騙取國家經費”的恥辱柱上。
  而胡偉武的一番話讓他們驚喜發現,居然還有這麼一個絕佳的“靶子”。
  2015年12月的一個下午,胡偉武坐在《財經國家周刊》記者對面。他說,自己的原話雖然是“政府應在黑暗森林堻糬蚙X笆,把國外芯片擋一擋”,其實完整意思是,當下國產芯片魚龍混雜,希望國家能界定何為自主可控的芯片,免得魚目混珠。
  而一些網絡媒體更願意把它解讀為“國產芯片又在要政策”。以如此形象和方式重回公眾視線,胡偉武哭笑不得。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2006年,他被漢芯造假醜聞“株連”時,類似乃至更甚於此的口誅筆伐同樣鋪天蓋地。
  所不同的是,和10年前相比,如今的龍芯和胡偉武,即便被推上風口浪尖,也仍安於自己的小日子,不想爭辯太多。
  在全球芯片形勢風雲際會的當下,這種小情調與整個中國國產芯片產業需要發展的緊迫有些格格不入。在一波又一波的大基金、大並購、大發展下,中國國產芯片產業正在塑造一個披荊斬棘、豪膽雄心的形象。
  這讓胡偉武有些許不安。2000年前後,也即龍芯等老一輩國產芯片如雨後春筍般的那個階段,產業同樣不乏豪情壯志。
  物換星移,從龍芯經曆的14年來看,要用速度趕超歐美芯片廠商數十年積累的技術與市場地位,仍非易事。
  技術還是市場?行業還是消費?借鑒還是自主?快還是慢?大還是強?中國國產芯片產業正走上一個十字路口。
  中國第一
  龍芯的開始,有著不同尋常的宏大背景。
  其誕生的21世紀初,世界進入個人電腦普及期,又恰逢我駐南斯拉夫使館被炸、南海撞機等系列事件,中美關系進入低穀。來自市場和國家安全的雙重需要,讓決策層和不少有識之士都意識到,中國必須盡快有自己的芯片,尤其是邏輯芯片(CPU)。
  在這樣的背景下,盡管沒有國家立項,中科院計算所依然決定先在內部研發邏輯芯片,龍芯團隊應運而生。
  2001年,33歲的胡偉武自動請纓,出任首席科學家,組建隊伍,在時任中科院計算所所長李國傑的領導下,幾十名年輕人(半數為胡偉武中科大校友)日夜鏖戰,中科院計算機所僅有的1000萬元家底,不到一年就被盡數花光。
  但這一切,在中國第一枚通用CPU的成就面前顯然是值得的。2002年8月10日清晨6點,當龍芯1號實機運行的畫面出現在電腦屏幕上時,所有人歡呼了起來。中國終於擁有了首枚自主知識產權的通用高性能處理器芯片。
  2003年,憑借龍芯1號,龍芯團隊成功申請到國家863重點項目,而完成863任務的指標只有兩個,CPU主頻達到500MHz,space CPU2000(當時國際公認的CPU測試軟件)分值在300以上。
  為了這兩個目標,龍芯團隊又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最終在一年內設計出龍芯2號,該芯片在space CPU2000上的分數,超過了當時英特爾的奔騰2。
  依靠龍芯2號優異的指標性能,龍芯團隊也走上中國技術殿堂的巔峰,各種榮譽接踵而來,先後獲得中科院“傑出成就獎”、“重大創新貢獻團隊”等獎項。
  胡偉武也迎來了人生迄今最為榮耀的時刻。2003年,他獲得“五四青年”獎章。“中央國家機關傑出青年”、“中國科學院傑出青年”等榮譽也紛紛到來。當時剛剛在發展的網絡媒體,更稱他為“民族英雄”。
  短時間內聚集的巨大光環,把龍芯推上了中國CPU代表的位置,接下來的一切似乎順理成章,在所有人看來,龍芯應該加速快跑,成為中國的英特爾,盡快實現中國芯替代。
  可是,沒有人意識到,耀眼光環的背後,陰影開始拉長。
  盛名之下
  胡偉武自承,現在回頭再看,龍芯當初設定的目標,顯然犯了“左”的錯誤。
  2001年,龍芯的研發開始時,胡偉武和同事們曾確立了技術路線:從高性能通用處理器入手;兼容性設計;穩紮穩打、步步為營。
  這樣的路線在龍芯2號出來前一直都被嚴格地執行,但不知究竟是什麼原因,“穩紮穩打”的路線被擱置一旁。大步快幹,追趕上英特爾的技術指標,逐漸成了當時唯一的追求。
  可是多數人忽略了一個關鍵問題,要成為中國的英特爾,只有技術指標顯然不夠。英特爾之所以成為當時一家獨大的英特爾,除了自身30多年的技術和市場積累,還有一個重要的盟友——微軟。
  上世紀80年代,IBM在業界推出第一台個人電腦後,將芯片和操作系統訂單分別交給了英特爾和微軟。從那以後,這個隱形的“Wintel”聯盟居然壟斷桌面電腦市場長達近30年之久。
  在這個穩固聯盟中,微軟提供操作系統和辦公軟件,每隔一段時間就升級系統,吃掉用戶的硬件性能,迫使用戶升級硬件,英特爾則適時地升級硬件,提供更強的性能讓微軟的系統和軟件運行更流暢。雙方配合默契,為對方在各自的領域實現壟斷竭盡所能。
  龍芯在國內沒有這樣的盟友。相比成熟強大的微軟,當時的中國軟件產業剛剛起步,國產操作系統和國產芯片一樣,仍在繈褓中艱難成長。
  不過,隨著863計劃及核高基項目的推動,中國核心軟硬件在當時的確有了巨大的進步。龍芯2號的流片企業,也從最初的境外公司轉為上海中芯國際。這似乎給了龍芯乃至當時國內整個產業界一個錯覺:一個由中國芯片所支撐的個人電腦生態,就要浮出水面了。
  在一片叫好聲和大幹快上聲中,也少有人注意或是願意說破這個事實,彼時中國核心軟硬件產品,其實仍然嫁接在國外產業的粗大樹幹上。
  比如,龍芯團隊使用的芯片設計軟件(EDA),當時還是外國公司的產品;負責流片生產的中芯國際,所采用的關鍵制造設備,也是從外國引進。
  盛名之下,還沒有開始產業化的龍芯,幾乎就注定要偏離市場軌道。
  內憂外患
  產業化的難題很快到來。
  2005年4月,龍芯在人民大會堂舉辦龍芯2號的首次產品發布會。發布會後,很多電話打到胡偉武的辦公室,問什麼地方能買到龍芯芯片。對這樣一個問題,他無法回答。
  產業化後的龍芯,都賣到哪堨h了?
  2004年,江蘇省當時著名的紡織企業夢蘭集團與中科院計算所聯合組建“夢蘭龍芯產業化基地”。一年後搭載龍芯2號的個人筆記本電腦也隨之問世,江蘇成為了龍芯個人電腦產品的主要銷售和使用地區。
  然而,搭載龍芯的電腦還沒進入市場,接連而來的造假風波和專利危機,就將龍芯拉進泥潭。
  2006年,漢芯造假事件被曝光。作為21世紀之初中國第一科技造假案,漢芯事件使得人們開始重新審視中國芯片。
  同為中國芯的典型代表,龍芯自然也被夾裹其中,“外國核心中國外殼”“龍芯和漢芯是一路貨色”“龍芯漢芯涼了中國心”等質疑鋪天蓋地而來。
  內憂未解,外患又襲來。同年,美國半導體設計公司MIPS通過媒體就專利等問題給龍芯施壓,稱龍芯的指令集95%與MIPS相似,屬於抄襲。
  實際上,此時龍芯雖已經開發出自己的EDA研發設計平台,但為了能運行Linux系統,還必須兼容MIPS等指令集,這讓龍芯有口難辯。
  為了擺脫專利枷鎖,龍芯采用了曲線救國的方式。2006年,中科院與歐洲最大半導體公司意法半導體簽署協議,龍芯從意法半導體間接獲得MIPS64位的專利使用權,將芯片微結構授權給意法半導體。
  本次合作被譽為中國芯片首次出海,但龍芯並未就此解決身份問題。不過2009年國際金融危機時,日子同樣不好過的MIPS在專利授權上有所讓步,龍芯最終取得MIPS32位與MIPS64的永久專利授權,卡在“龍芯”頭上的緊箍咒總算拿下。
  雖然掌握了專利,可在龍芯市場化的前五年堙A疲於應付專利糾紛和抄襲風波的龍芯,沒能推出一款讓人叫好的電子產品,軟件生態的推進更是步履維艱。
  市場泥潭
  在個人消費市場推廣不暢的龍芯,只能先從政企市場尋找生機。
  2009年3月,夢蘭集團董事長錢月寶在參加全國兩會時,提交了兩個與龍芯相關的建議,呼籲教育行業的政府采購應該優先采購龍芯產品,政府、軍隊及安全部門的電腦也應采用龍芯處理器。
  龍芯也在2009年迎來了政府采購的第一單。4月底,江蘇省常熟市政府簽約采購1萬台龍芯電腦,用於常熟當地的中小學數字學堂建設。同年年底,江蘇省再次采購15萬台龍芯電腦,為5000所中小學提供教學終端。
  在政府采購的支撐下,龍芯產能一度達到幾十萬片,然而相比英特爾與微軟的生態聯盟,龍芯所依托的MIPS架構+Linux系統,可使用軟件少。即便是政府采購市場,後來的推廣也不太順利。
  一位參與當時江蘇中小學15萬台采購項目的政府采購負責人介紹,這一項目執行的效果並不出色,主要還是產品性能,當時的龍芯電腦一是反應速度比較慢,打開一個文件要數秒鍾;二是和其他系統不兼容,因此無法進一步推廣。
  胡偉武說,打拼幾年,龍芯也曾想再次進軍個人消費市場。2006年底,他們曾做過統計,當時英特爾芯片的銷量是每年1億多片,每片毛利都在150美元以上;而龍芯的價格可以做到20美元左右,使得整機價格下降近一半。
  此外,當時中國的電腦普及率並不高,相對於13億人口,只有大約5000萬台個人電腦,而且隨著微軟XP系統換代,還有大量電腦可能被淘汰。看來龍芯還有巨大的市場可以開發。
  但想要在個人消費市場上有所斬獲,就始終繞不開與軟件和整機電腦廠商的合作。而一直以來,龍芯都沒能找到真正的合作夥伴。
  自龍芯電腦生產以來,龍芯一直在跟國內外的軟件公司淡合作。但由於用戶量過少,開發環境簡陋,知名企業願意把Windows上的軟件移植到龍芯電腦Linux系統上的並不多。
  一家國內知名軟件公司的負責人曾對胡偉武直言,他們每年在Windows平台上投入超過10億美元用於軟件研發,而要將軟件移植到龍芯等平台上,會得不償失。
  此外,在與如聯想、華碩等整機廠商的合作中,龍芯也同樣遇阻。不支持Windows系統,沒有廣泛的市場需求,成為龍芯的死穴。整機廠商做龍芯的產品越多,賠得也越多。
  龍芯不被整機廠商接受,胡偉武說,早在2007年就看到,整機廠商作為整個IT產業的最後一環,很大程度是靠批量采購英特爾這樣的壟斷公司芯片,獲得讓利來生存的。
  尤其是芯片處理器這樣決定整機操作系統環境、性能的核心部件,若沒龐大用戶基礎,沒有芯片企業的返利,整機廠商自然不願采用。
  在沒有軟件公司和整機廠商的生態體系支撐下,僅靠國家安全、“中國芯片”理念,單打獨鬥的龍芯,深陷市場化泥淖之中,很難自拔。
  回到原點
  兩頭不靠的局面,迫使龍芯開始重新審視自己的初衷和定位。
  胡偉武和中科院計算所的領導意識到,與國外芯片相比,龍芯最大的差距不在於技術指標,而是未能與產業鏈對接、建立與之相匹配的生態系統。
  “芯片只是整機系統的一部分,無論是用於桌面電腦還是高性能計算機,必須與其它軟硬件有機結合。”胡偉武說,龍芯必須搭建起一個基於龍芯芯片的生態系統。
  意識到這點後,龍芯開始從學院派向市場派的轉型。2010年,胡偉武帶領龍芯核心團隊脫離事業編制的中科院,在北京市政府牽頭注資後,成立了龍芯中科有限公司。
  “頭三年企業辦得糊婼k塗。”胡偉武向《財經國家周刊》記者坦承,因為長時間研發與市場和服務脫離積弊,龍芯在個人消費市場依舊打不開局面,銷量數字也不好看,2013年時,龍芯芯片的產量僅有1萬多片。
  不過,好消息是,龍芯與中下遊軟硬件企業在行業市場的合作。2011年,龍芯與曙光合作,推出了基於龍芯處理器的“龍騰服務器”,隨後銳捷網絡、東軟集團、浪潮、同方等其他國內的軟硬件企業,也開始研發基於龍芯的網絡交換機、防火牆、高性能服務器、安全計算機、高性能工控模塊等產品解決方案。
  得益於這些行業市場的進展,龍芯芯片的銷量從2013年的1萬片,增長到了2014年的35萬片。龍芯也逐漸從數年的虧損,轉而過上了盈虧平衡的小日子。
  但從通用芯片轉向行業芯片後,龍芯也受到了眾多質疑,被批評躲進了“防空洞”。不過在胡偉武看來,龍芯至少丟掉了虛名包袱,“完成了從學院派向市場派的轉變,可以在市場的大海中劈波斬浪、揚帆遠航了。”
  畢竟,在市場化大浪中,活下來才是第一位的。
  欲速不達
  如今,龍芯更願意稱自己為一家小公司,幾百個員工,2015年1億元左右的銷售額,與當前市場上動輒上萬員工、數百億營收的其他企業沒法相比。
  但胡偉武說,“目前龍芯很能賺錢,如果做到5億銷量,利潤就能達到一兩億元。利潤率比號稱銷量要達百億的其他芯片公司好得多,他們的利潤總額不見得能比龍芯高。”
  在當下中國芯片產業新一輪的擴張期,這種小心思顯得很不協調。
  2013年,“棱鏡門”事件後,網絡和信息安全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芯片、操作系統等核心軟硬件的自主可控呼聲再次高漲。
  而隨著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下稱“大基金”)的成立,中國芯片產業掀起了一場資本介入潮。
  大基金募集資金超過1380億元,在其帶動下,多個地方政府也設立了地方版的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長電科技並購星科金朋、通富微電收購AMD封測廠、中芯國際增資擴股等10多個項目陸續塵埃落定。
  以紫光集團為代表,中國芯片和中國資本更是拉開了海外並購的大幕,引發了全球芯片行業的關注和大討論。
  龍芯在2014年下半年獲得了一筆來私募機構鼎暉的投資。在他看來,雖然憑借資本運作和收購可以促進中國芯片產業發展,收獲關注度和產業熱度,也可以獲得一系列技術和專利,但資本運作並不能完全實現自主可控。
  讓他擔心的是,中國芯片產業如今似乎已出現過熱的苗頭,陷入了燒錢和快跑的怪圈,相當一部分芯片企業不燒錢就會倒閉。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胡偉武說,“中國芯片產業的問題在於軟件、生態缺乏,不在技術和產品。就拿代工企業來說,130納米做好了就能很賺錢,並且養出90納米的設備。大家都是上一代養下一代。想要直接投資出一條先進生產線,不管理,不想辦法掙錢,企業和產業都不會好。”
  龍芯用了14年時間,付出了巨大代價,才明白這個道理。現在,欲速則不達的道理與中國速度的誘惑如何取舍,擺在了更多中國芯企業的面前。

[責任編輯:董慧林]


唵嘛呢叭咪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回帖獎勵

[詳情]

  • * 每月發表有回覆的主題達20個可獲得額外1000貓幣獎勵。
  • * 每月回覆他人主題50次可獲得額外200貓幣獎勵。
  • * 獎勵每月都可領取,一定要多參與論壇討論哦。
  • * 同一主題的重复回复不計。
  •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貓貓論壇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 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網站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對有關帖子進行舉報。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 同時亦可拒絕會員刪除一切資源或留言的權利(原創除外),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 。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144170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