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尚未登錄,請登錄後瀏覽更多內容! 登錄 | 立即註冊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返回 - 【原創台】


AD2 AD3
樓主: 方愚

[短篇-其他] 百合短篇小說之一百二十五、吹不掉的濃情

  [複製鏈接]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4-1-20 09:25:09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73)


「你有家庭壓力麼?」

「我很幸運,父母雖然不表支持,但也沒有過激反對。有些個案,父母反應極端,打打罵罵,強迫女兒看心理醫生,最惡劣的會甚至脫離關係。」

「有沒有社會壓力?」

「可能是我自己做小生意,開的又是同志酒吧,沒有體會到什麼社會壓力。但有些姐妹在工作方面,受到相當嚴重的歧視,緒如被杯葛、被留難、減少進升機會,甚至是被迫辭職。」

「那她們會怎樣應付?」

「視乎每個人的性格,有人據理力爭,也有人選擇妥協----在人前掩飾同志的身份。」

「你的朋友都知道你是同志麼?」

「都知道,結交新朋友,我會儘快讓對方知道我的女同志身份,避免對方介意,將來發現才來尷尬。」

「你怎樣看同性戀婚姻合法化?」

「絕對贊成,這是天賦人權----兩個相愛的人,通過約誓,去分享、去分擔生命的一切,這權利不容剝奪。」

「可以說說你的女伴麼?」

想起愉安,迦藍心裡泛甜,嘴角笑容更熾:「她是位女警,熱誠爽朗正直善良。」

「你和她是怎樣認識的?」

「她是我中學學妹,我們在這酒吧重逢。」迦藍說:「真巧,她來了。」

愉安向迦藍她們這邊走來,看見芷c,十分驚喜。「薛小姐?你好,我是你的忠實影迷。」

芷c微笑:「謝謝你。」

「可以請你替我簽名麼?」

「好,但你介不介意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你問吧!」

「你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喜歡女人的?」

愉安說:「當我第一眼看見迦藍的時候。」

迦藍把愉安的手握在掌心裡。

芷c看見兩人相視而笑,溫馨而甜蜜,心裡不覺湧起一陣莫名的感動。

「我想在這裡逗留一些日子,仔細觀察一下,可以嗎?」芷c問。

「盡歡吧仝人歡迎你隨意光臨指教。」迦藍說。

「謝謝你。」

「別客氣,清源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

清源插口:「我想在這裡加一場戲,讓女主角們在同志吧享受歡樂時光,迦藍,你可以借地方給我們麼?」

「我很樂意。」

「大恩不言謝。」

「你送我首映戲票當謝禮吧!」

「一言為定。」


-待續-

成為貓壇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4-1-22 10:34:37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74)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4-1-22 10:36 AM 編輯


薛芷c在一個月前接到一個新劇本。

----故事內容是講述一位商界女強人,與男友無風無浪地過了十個年頭,驀然,一位女同志闖入她的生命裡,掀起了驚濤駭浪……

----直人真可以弄攣麼?芷c只覺得匪夷所思。

同性戀,一個女人和另一個女人?對這一種離經叛道的關係,雖不致於覺得嘔心,但也未能處之泰然。

現在要她飾演這角色,叫芷c如何投入下去?不迫真是不專業,但太迫真也不值得慶幸----只怕觀眾以為她本就是同
道中人。

當然可以辭演,但芷c一向是個好演員。再加上電影市道一直低迷,推戲的後果很嚴重,能張就的就盡量張就好了。

當芷c看過劇本後,卻下定決心要演活這角色。

這劇本寫得實在好,節奏明快,對白精練,感情描寫得細膩動人,角色的發揮也大,看得出是誠意之作。

導演編劇是同一人,約翰陳,在電影圈浮沉多年,終有機會擔大旗,完全是背城借一,不容有失的氣勢。

芷c心裡思量,天時地利,要是能夠好好把握這機會,自己不難藉此躍升影后之座。

----芷c的演技早經公認,只是時不與我,又或者因為她不願遵守潛規則,好角色總輪不到她,以致出道多年,仍與
一線演員差上這麼一截。

也許,這一劇可以讓她吐氣揚眉。

芷c終於接下這部戲。

監製把劇中主要演員拉了去開會。

男主角是盧俊興,圈中的好好先生,國字臉,金絲眼鏡,一副敦厚老實的正人君子模樣----活脫脫的就是劇中人。

第二女主角是一個新人,名字是潘清源。年紀與芷c相若,一副暖性臉孔,身段高佻,打扮簡單明淨----雖不算絕
色,但放眼電影圈,能有這樣氣質的女郎卻再也找不出來。

她的話不多,靜靜的坐著,細聽各方高論。

散會後,芷c走出大廈,才發現正下著傾盆大雨。

她沒有帶傘,也沒有駕車----車子正在車房檢修。

芷c站在路旁,瞪著一架又一架飛馳過去的計程車。

「送你一程好嗎?」

芷c回頭,原來是那潘清源。「我的車子在那邊。」

芷c與她才第一次見面,本來不好意思麻煩她,但實在不願在大雨中天荒地老的守下去,其他相識的又早已無影無
蹤,芷c只好微笑道謝。

上了車,芷c報上自己的地址。

雨越下越大,車子膠在路上,一動也不能動。

車外雨聲轟轟,車內卻寂然無聲。

芷c不是一個對著陌生人也可以談笑風生的人,男朋友王家豪一直說以她這樣拘謹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在娛樂圈生存。

但對方也沒有說話。為什麼?連閒聊幾句的興趣也沒有?往後的兩個月又怎麼可以朝夕相對,演活一對情意綿綿的愛
侶?

兩個幾乎是完全陌生的人被困在一個狹小的空間裡,氣息相傳,卻一言不發,真是有點尷尬。

芷c攥著衣角,想說些什麼打破悶局,卻不知怎樣開口。



-待續-
成為貓壇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4-1-24 09:42:50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75)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4-1-29 09:43 AM 編輯


「也不知還要塞到什麼時候?薛小姐,你不趕時間吧?」潘清源終於開口了。


「不趕。」芷c不覺鬆了口氣:「別叫我薛小姐,叫我芷c吧!我也叫你清源好嗎?」


清源微笑,眼眉兒彎彎的,芷c覺得這笑容很好看。


「芷c,我是新人,什麼也不懂,請你多多指教----這是我的真心話,不是客套話。」


「你以前是……」


「我一直住在美國,在大學裡教哲學,趁暑假來港兼職。」


芷c心裡想,這麼年青貌美的大學教授?那些學生可還有上課的心思?好端端的為人師表,又何必來涉電影這淌渾
水?


「約翰是我中學裡的大師兄,幾個月前來美國渡假,告訴我有老板肯投資,我把劇本給他看,他覺得還可以,決定採
用……」


芷c給嚇了一跳:「編劇的是你?不是約翰麼?」


「我是個名不經傳的新人,沒有老板會支持,必須用約翰的名字。」


芷c完全明白過來,不覺對這漂亮的女子更加刮目相看。「這劇本寫得很細緻,我很喜歡。」


「是嗎?這是真人真事改編的----本就是我自己的故事。」


清源看著芷c的臉色微變,輕聲說:「芷c,請告訴我,你可介意與我合作?」


芷c衝口而出:「我寧願你不告訴我。」


「我們要共對兩個月,應該坦誠相對。而且,我也不想你從別人口中得知。」


芷c想起劇本裡那一幕床戲,兩人要半祼著親熱----與一位真正的女同性戀者擁吻?萬一她是愛滋病帶菌者怎麼辦?拍戲而已,竟要冒生命危險?


「也許,我可以嘗試解開你的疑慮。」清源似曉得讀心術:「這是我上星期的詳細驗身報告,可証明我一切正常。」

她從後座抽出一個公文袋,遞給芷c。


「對不起!」芷c只覺得說不出的尷尬。


「不要緊,一般人會把同性戀者等同性濫交者,其實,兩者不是同義詞。」


「但是,」清源接著說:「如果你真的不能接受那場戲,我們可以跟約翰商量一下,刪掉它。」


芷c想不到她居然這樣明理,心裡更覺得不好意思。


「芷c,你是我最欣賞的本地演員,能夠與你合作,絕對是我的榮幸;而且,我相信大家也想拍一部好電影,你有什
麼意見,一定要提出來,讓大家好好研究,千萬不要藏在心裡。」


「我明白了,謝謝你。」芷c只覺得心裡有一股熱氣湧出來----眼前人說的也許只是官樣文章,但從她的眼睛裡,卻透出教人敵不過的誠意。


「芷c,你明天可有空?」


「有什麼事嗎?」


「這請求也許有點過份----我想請你抽空陪我排戲。」


「排戲?」芷c自藝訓班畢業後,已幾乎沒有跟別人排戲----大家也忙,不忙的也寧願去唱歌跳舞,也不費心念好劇本。芷c甚至見過有人一邊化妝,一邊叫助手在旁唸劇本,好讓他來背。芷c初出道時,總是積極地找對手排戲,但
經常給人拒絕,便逐漸忘記了這件本來就是必要的工作。


芷c心裡有點感動,很喜歡清源對電影的熱誠和認真。


「好,明天十一時,你到我家來排戲。」


「謝謝你。」



-待續-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4-1-29 09:45:02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76)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4-1-29 09:47 AM 編輯


第二天是個陽光充沛的日子。

十一時正,門鈴響了,芷c只覺清源準時得不可思議。

清源穿著運動套裝,一頭短髮,一臉陽光,顯得精神奕奕,神采飛揚。

「早晨,小小意思。」她捧上小小的盆栽。

「你太客氣了。」芷c接過它,撲鼻一陣清香。「這是……」

「蕙蘭。」

「蕙蘭?」芷c問:「你的角色夏澄第一次到我的角色敏莊的家時,送的也是蕙蘭。為什麼是一盆花?而不是一束玫瑰百合鬱金香之類?」

「我喜歡蕙蘭,清雅脫俗,秀外慧中,像敏莊,也像你。」

----任何女子獲得這樣的稱讚,總難免飄飄然,芷c也不例外。

「夏澄是不會這麼嘴甜的。」芷c矜持一笑:「我們從那裡開始?」

「就在停車場初遇那場戲開始吧!」

「好。」

清源的演技難免生澀,卻因對劇本對白滾瓜爛熟,彷似字字出自肺腑,芷c反覺得她表現得清新自然。

兩人很認真地研究著對白動作,也不知疲倦,直到芷c肚子咕咕直響,才驚覺已是大半天過去。

「對不起!」清源說:「要把你餓壞了。」

「是我這個做主人的招待不週,要不我煮點意大利粉充饑?」

「讓我來吧!你休息一會。」

戲中的夏澄是烹飪高手,芷c也想看看現實中的清源功夫如何。

結果是,芷c完全忘記了要節食的事,把鍋子裡的食物悉數消滅。

清源走後,家豪來了。

----芷c居然忘了今天是星期五,家豪慣例到訪。

「家豪,對不起,我忙昏了頭,忘了準備晚餐。」

「不要緊,我知道你接了新戲,事情一定會比較多,我們出去吃吧!」

芷c有點不好意思:「我已吃了東西,而且,也很累了。」

「不要緊,那我回去好了,你好好休息,我下星期再來看你。」

「好,再見。」

----芷c和家豪在一起已經八年,感情難免變得平淡,卻十分穩固。家豪是個好男人,十分支持她的演藝事業,一直
在她身旁默默等待。

電影正式開拍。

清源飾演的夏澄,是個吃喝玩樂樣樣皆精的旅行家。她追求敏莊,不惜上天下海。

芷c初看劇本,也略嫌天馬行空,追女孩要潛水騎馬駕小型飛機?現實生活中這種萬能俠男的也不多見,何況是女
的?觀眾會蟒B誇吧?

可是,清源偏偏來個親自示範什麼叫允文允武----她對這些玩意兒很是嫻熟,儼然半個教練。

芷c畏高怕水不喜歡動物,清源建議用替身,但芷c卻咬緊牙關親自上陣。

清源寸步不離芷c左右,對她循循善誘,芷c頓覺心裡安穩,表現超乎理想。


-待續-
成為貓壇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新手貓

Rank: 1

發表於 2014-1-30 22:59:07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Thanks for your sharing , pretty gd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4-2-4 09:27:41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77)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4-2-4 09:29 AM 編輯


一場告白戲,清源寫得十分到位。

----「敏莊。」夏澄看著敏莊的眼睛,溫柔地說:「我愛你。」

敏莊心裡很慌亂,口裡卻吐出冷語:「我們相識一星期,你居然說愛我?你的愛不是來得太快太輕易了?」

「愛上一個人,很多時候只需要一秒鐘。」

「我從來不相信一見鍾情。」

「我以前也不相信,是你讓我相信的。」

「這話很動聽。」敏莊深呼吸了一口氣:「可是,對不起……」

「你拒絕我,是因為不喜歡我這個人,還是因為不能接受我是女人?」

敏莊咬咬唇:「我是一個傳統的人,只能接受正常的男女之情。」

「那即是說,你對我有好感?」

敏莊抿著嘴,不說話。

「我是不會放棄的。」夏澄認真地說:「假如你是不喜歡我這個人,我實在沒辦法,因為我不能為你變做另外一個
人;但如果你純粹是因為我是女人而不能接受,我會証明給你看,愛情無關性別。」

敏莊不回話,心裡卻是波瀾起伏……

芷c的車子仍在檢修,清源每天接送她出入片場。

「其實,我可以乘的士。」

「這是小事。」清源微笑說:「我很樂意效勞。」

「這是剝削了你的休息時間。」

「是我想偷多一點時間與你培養感情。」

「你真是一個盡責的好演員。」

「我只是向你學習。」

芷c相信清源說的不是門面話。

「你的胃沒事吧?」清源柔聲問:「我見那飯盒你只吃了兩、三口。」

「這東西有點油膩,我吃不下。」

「那你現在肚子餓嗎?我給你煮宵夜可好?」

想起清源的手藝,芷c不覺垂涎。

「這怎麼好意思呢?」

「其實我也餓了。」

「那……好吧!」

星期五晚,家豪來接芷c收工。

清源跟家豪寒喧,氣氛良好。

在車上,家豪說:「你的新拍檔很漂亮。」他巴巴的加了一句。「當然,不及我的老婆漂亮。」「雜誌說她是女同志,是真的嗎?」

「這是人家的私隱,我不知道。」也不知為什麼,芷c沒說真話。

「問我,我是不相信的。」家豪說:「這麼優質的女人,除非有暗疾,否則追求她的男人定必大排長龍,怎會讓她變
為同性戀者?」

「這和男人有什麼關係?」

「同性戀者都是因為吃了男人的虧,寒了心;或是實在找不到好男人,才轉對女人發生興趣,走了歪路的。」

芷c倦了,實在沒有力氣去反駁他的謬論。

星期一要拍接吻戲。

----芷c很擔心自己演得不好,對與女孩子親熱,她還是有所顧忌。左右思量,決定要求清源排戲。

清源爽快地答應下來。

----夏澄湊近敏莊,眼裡滿是灼熱的情火,動作卻如水般輕柔,鼻尖輕碰她的鼻尖,唇輕輕掠過她的唇,卻不給她實
在的接觸。空氣裡滿是魅惑,敏莊被惹得心浮氣躁,竟然主動吻了上去……

清源的唇舌清甜冷洌,一經接觸,竟令芷c留連忘返。

清源輕輕推開芷c,說:「……對不起,我只會親吻我的愛人。」

芷c愣住,腦中一片空白,完全忘了應說的對白,心裡又羞又惱又愧,半邊臉登時熱哄哄起來。

清源似笑非笑的看著芷c。「你的反應真好,果然是演技派。」

芷c強自鎮定下來,慌忙送客。



-待續-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4-2-5 09:45:24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78)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4-2-5 09:46 AM 編輯


接吻戲順利完成,纏綿戲才真叫芷筱為難----約翰當然不同意刪掉這場戲,還大事張揚,以此為宣傳重點。
清源堅持清場拍攝,只留下導演及攝影師。

----夕陽裡,夏澄慢條斯理地廝磨著敏莊的耳脖,把她當作最珍貴的美食,細細品嘗;她溫柔而虔誠,沿著敏莊的脖子一路向下,在她的鎖骨窩兒輕嚙慢咬;敏莊難捺情動,顫抖著抱緊夏澄,甚至用力拉扯她的襯衣;情火在瞬間燎原
,兩人忘形地翻滾、交纏、喘息……

整個故事,芷筱最不喜歡的是結局。

----敏莊最終也不願承認自己的感情,夏澄黯然離去,敏莊落寞地看著露台上的蕙蘭,幕下。

「不能改為大團圓結局嗎?」芷筱問。

「為什麼?」清源問:「你認為敏莊對夏澄的感情足夠讓她拋下一切,跟夏澄走嗎?」

「我是敏莊,會跟她走。」

「我是夏澄,卻不願敏莊為了自己為難,她知道,對敏莊來說,家庭責任和社會壓力是她始終擺脫不掉的枷鎖。」

「敏莊猶疑,不是因為自己放不下,是因為不想夏澄為自己停下腳步,怕她將來會後悔。」

「那是不是只要夏澄願意停下來,敏莊便會接受她?」

「我個人認為----」芷筱垂下眼睛:「觀眾入場買的是夢,應該讓人歡歡喜喜地離場。」

「我尊重你的意見,」清源微笑:「看看約翰怎麼說吧!」

「不行,一定要悲劇收場。」約翰說:「好留下尾巴拍續集。」

「要不安排車禍弄死夏澄好了----更加賺人熱淚。」

清源和芷筱無語,維持原判。

電影終於如期煞科。

觀眾的反應十二分理想,影評人激讚芷筱演活了女主角的掙扎和矛盾,約翰也備受讚賞,清源更成了觸目新星。

清源對娛樂圈的五光十色毫不戀棧,她不久便離開香港,只用電話跟芷筱道別。

芷筱也曾預感清源會離開,卻想不到會這麼突然,這麼灑脫。

----她是回去教書?還是像夏澄一樣,到處流浪?她們還會再見麼?

芷筱獲選為最佳女主角。

多年素願得償,芷筱的心情卻始終歡快不起來。

----已經幾個月了,她始終不能抽離角色。每個不眠的夜晚,她也會坐在滕椅上,看著那盆蕙蘭……

******************************************************

門鈴響,芷筱看防盜眼,怔住,怕自己看錯,揉揉眼,再看----

她的手有點抖,艱難地打開門。

「其實,那個結局,我也不喜歡……」對方輕聲說。



-待續-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4-2-7 10:42:26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79)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4-2-7 10:44 AM 編輯


這小姐,當她顫著聲音低喚「盈」的時候,翁遠顥已知道她認錯人了。

「對不起,你認錯人了。」遠顥告訴她。

但她看牢了遠顥,咬著唇,手緊緊攥著衣角。

   
這氣氛很是尷尬。

迦藍在旁介紹:「這是翁遠顥。」

她驚覺、失措,看了迦藍一眼,再轉回頭來,看著遠顥。

「這是趙君宜。」迦藍介紹說。

遠顥和她握握手,她的手很冷。

後來,迦藍把遠顥扯過一旁,告訴她,盈是君宜的前女友,兩人於三年前分手。

「我真像她?」遠顥問。

迦藍回答:「才見了一面,印象很模糊。」

迦藍讓遠顥送君宜回家。

在車上,君宜向遠顥道歉:「剛才……真對不起。」

「不要緊。」

「你……你是……」

她忘了遠顥的名字。

遠顥把名片遞給她。「我叫翁遠顥。」

「對不起。」她又道歉。

遠顥微笑。

君宜怔怔的說:「你笑起來,像極了她。」

她?遠顥明白,那是盈。

遠顥不便說什麼。

「對不起。」

「你說了一千次。」

君宜笑了,笑容裡帶著苦澀。

遠顥送君宜至家門口,然後道別。

第二天,遠顥接到君宜的電話,她約遠顥吃晚飯。

遠顥考慮了一會,答應她。

遠顥習慣比約會時間早到十五分鐘,到達餐廳的時候,卻發現君宜更早到了。

君宜刻意地打扮了,別有一番明麗之姿。

「我可以叫你遠顥麼?」君宜問。

遠顥點點頭:「那我叫你君宜好嗎?」

「請叫我君。」

----幾乎不用細想,遠顥直覺知道那是盈對她的獨特稱呼。

遠顥遲疑了一下:「君。」

君宜的眉頭輕輕舒展開來。

「看看喜歡吃什麼?」遠顥細閱著餐牌。

「這裡的牛舌很出名,你一定會喜歡的。」君宜熱烈推介。

「我不吃牛肉。」遠顥有點尷尬。

「對不起。」君宜的眼睛閃過一絲落寞。

「猜錯了也不用道歉吧?」遠顥故作輕鬆。

她們點了餐,打開話匣子。

----君宜很遷就遠顥,順著她的興趣開展話題,然後認真地作出回應,讓人如沐春風。

她們的話題不算很多,但總算沒有悶場,氣氛也挺輕鬆自在。

兩人吃完主菜和甜品,侍應捧上咖啡。

君宜伸手把遠顥的咖啡拿到自己那邊,把一丁點鹽放入杯子裡,拌好,再送到遠顥面前。

遠顥呆呆地看著她的動作,不懂反應。

君宜隨即驚醒過來,掩著嘴,兩頰泛紅。

「對不起。」

「這是印地安咖啡的喝法吧?我一直想試試。」遠顥打圓場。

遠顥淺淺的嘗了一口,味道是有點怪,卻也並非完全不能接受----盈的品味還真的比較另類。

晚飯後,她們沿著海傍散步。

風有點大,而君宜穿得單薄,遠顥調整著步伐,隱隱擋住她半邊身軀。

一會兒,君宜把手伸進遠顥的臂彎裡。

遠顥的身子不由一僵。

君宜感到遠顥的不自然,輕輕放開她。「對不起。」

遠顥笑了笑:「這不會是你的口頭禪吧?」

君宜咬著唇:「你星期天有空嗎?」

遠顥有點詫異,想不到看來柔弱的她會這麼主動----遠顥心裡非常明白,這絕對不是由於自己的個人魅力。

遠顥本想拒絕,但當瞥見她眼裡的渴望,心便柔軟下來:「有空。」

「我們出海釣魚好嗎?」

「釣魚?我不懂。」

「我可以教你。」

「那好吧!」



-待續-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4-2-10 09:47:22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80)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4-2-10 09:49 AM 編輯


星期天,遠顥到達碼頭,看見一艘很可愛的小船。

君宜看見遠顥,展露著喜悅的笑容。「早晨。」

「早晨,這船很漂亮。」遠顥稱讚說。

君宜很高興:「謝謝!它的船齡已有四年多,但我每個月也會來看它,仔細維修保養,所以看起來還算不錯。」
   
遠顥上了船,才發覺這船外表看來不大,但船艙卻挺寬敞,設備也很齊全,裝飾佈置更花上不少心思。

「你吃了早餐嗎?」君宜問。

遠顥回答:「我沒有吃早餐的習慣。」

「這不好。等會遇上風浪,你會很辛苦的。」君宜從食物箱裡拿出三文治,把她當孩子哄:「聽話,吃一點。」

遠顥只好接過來,吃掉它。

「這雞肉三文治味道很不錯。」

「我知道你一定會喜歡的。」君宜淺笑。

遠顥暗暗歎了口氣----又是盈喜歡的口味嗎?

君宜把船駛出海中心,把船錨拋下,開始教遠顥釣魚。

風和日麗,碧海藍天,令人心情也不禁輕鬆愉快起來。

遠顥一直認為釣魚這玩意又沉悶又無聊,想不到在君宜的陪伴下,聽聽老歌,曬曬太陽,居然有點偷得浮生半日閒的快樂。

君宜是釣魚高手,在她的指導下,遠顥釣到這輩子第一條兩公斤重的大魚。

君宜比遠顥還要興奮:「你很有天份,只要多練習幾次,也會成為高手。」

遠顥笑得含蓄,不敢告訴她,其實自己對釣魚沒多大興趣。

那天,遠顥到商場買衣服,卻遇上君宜。

「這麼巧?」君宜絲毫不掩飾她的欣喜。「介意一起逛嗎?」

遠顥說:「和我逛街很悶的,我只看打算要買的東西,買完便回去。」

君宜笑了笑:「不要緊。」

她們進入一家時裝店。

遠顥專注地挑選純色無花款無圖案的衣服。

君宜卻給遠顥找來了一件暗紅色的格仔襯衣。「來,試試這一件。」

遠顥有點為難,她對格仔圖案有點抗拒,從來沒有穿過上身上。

「試試好嗎?」君宜的語氣溫柔而堅定。

遠顥沒辦法,她從來也不懂得拒絕細語溫柔,只好進去試衣間。

遠顥換了衣服出來,看著鏡子,卻發覺效果相當不錯。

君宜看著遠顥的眼神帶著絲絲迷惘。

遠顥心裡微微歎氣----這是盈喜歡的打扮吧?還用懷疑嗎?

君宜再為遠顥選了外套和褲子。

遠顥請她吃晚飯當謝禮。

這次她們吃中餐,遠顥讓君宜點菜。

君宜點了水煮魚。

遠顥暗暗叫苦,她最怕吃魚,有魚骨恐懼症。

卻見君宜挾起大片魚肉,小心奕奕地把魚剌剔掉,然後,送到遠顥碗裡去。

遠顥心裡不禁悵惘起來,一方面被君宜的細心體貼所感動,一方面又慨歎這滿腔柔情肯定不屬於自己。

遠顥送君宜回家。

時間尚早,君宜請她進屋坐坐。

一進門,一隻約有三歲小孩身高的多布拉多犬向遠顥直撲過來----

遠顥猝不及防,差點便給牠撞倒地上。牠萬分熱情地猛舔遠顥的嘴臉,口水馬上滴濕她的衣服。

「停止,洋洋,停止……」君宜馬上拉開牠,讓牠坐立一旁。

遠顥剛站直身子,還沒有回過神來,牠又再撲過來……

「洋洋,停止----」

費了幾許氣力,君宜終於把牠關進房間去。

「對不起!」君宜臉上儘是歉意:「想不到洋洋這麼喜歡你,牠很少這樣失控的。」

----遠顥心裡想問的是:究竟牠是喜歡自己?還是和君宜一樣……



-待續-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4-2-12 09:36:50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81)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4-2-12 09:38 AM 編輯


過了幾天,遠顥患上感冒,看了醫生,留在家裡休息。

君宜打電話給遠顥,聽到遠顥的聲音很沙啞,堅持上門探望她。

君宜為遠顥煮粥,照顧她吃藥探熱,把她扶到床上去,替她蓋好被子。

遠顥雖然很不好意思,但實在頭暈,不知不覺間便睡了過去。

當遠顥醒過來,看見君宜倚在床頭盹著,長長的眼睫毛掛著淚痕。

遠顥只覺得心窩隱隱作痛。

----三年了,說長不長,說短嗎?其實也不算短了,君宜卻始終放不下。

君宜深愛盈,盈的離去並沒有使君宜忘情----而遠顥,卻碰巧成了代替品,像是餐桌上的代糖。

----代替品終歸是代替品,無論如何相像,那始終是兩樣不同的東西,只是聊勝於無。
不能說君宜自欺欺人,只可歸咎於遠顥的外貌混淆了她的視聽。

遠顥心想,要是自己的陪伴,可以讓她稍為開心一點,自己倒不介意暫當替身。

遠顥也是一個挺寂寞的人。

兩個寂寞的人在一起,可能會比一個好。

那夜,她們到鳳凰山觀星兼看日出。

在山頂,四時半,她們穿著厚厚的羽絨,頂著寒風,等看日出。

因為不是最好的位置,四週沒有什麼人,環境很寂靜,君宜輕輕倚靠著遠顥。

君宜的聲音在遠顥耳邊低迴:「……我和她一起六年,相處得不是真的很好,她嫌我悶蛋,不夠開朗活潑……」

「……她外面有人……」

「……分開後,所有不好的東西我都忘記了,腦裡只剩下和她一起的快樂……」

遠顥靜靜的聽著,輕拍著君宜的手背,表示理解。

「……這些日子以來,很感謝你----你為我做了很多,有你伴在我身邊,我的心很安穩,日子也變得容易打發多
了……」

「遠顥,你是個好伴侶,認識你,絕對是趙君宜的幸運。」

「認識你,才是翁遠顥的幸運。」

「希望,我們可以一直走下去……」

經過這次推心置腹,她們走得更近。

雖然君宜沒有在遠顥面前提上半個盈字,但她會不時地凝視著遠顥,眉宇間有著掩飾不了的依戀。

不單是拌咖啡挑魚骨,君宜更會為遠顥揩掉額角的汗水,整理亂了的髮絲。

君宜會為遠顥織毛衣、燒菜、收拾家居、陪她購物、聽她傾訴。

----君宜對遠顥千般溫柔萬般熨貼,遠顥心裡卻清清楚楚,這一切一切,她都是為盈而做的。

老實說,遠顥近幾年一直獨身,很是寂寞。君宜來到她身邊,帶給她很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只是,遠顥也要不住提醒自己,千萬別忘了替身的身份----要是不小心把自己也陷進去了,後果將會是萬劫不復……


-待續-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4-2-14 09:50:11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82)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4-2-14 09:51 AM 編輯


「懶豬,起床了!」

「我睡得正熟呢!」迦藍的鼻音濃濃地回答。

「快醒來,太陽也快下山。」

「別瞎鬧,周公女兒正向我投懷送抱。」

「你再不起來,我便出去找別人吃我的早餐。」

「說笑了,這種東西只有江小藍才吃得下去……」

「你真的不起來了?」

「我是睡公主,給女巫下了咒語……」

香香軟軟的唇片輕輕印在迦藍的唇上。

迦藍睜開眼睛:「多謝女俠救命之恩,小女子無以為報,只有以身相許!」

然後向愉安撲過去……

「愉安,這個星期六,君宜請我們吃飯,你有空嗎? 」迦藍把剝了皮去了核的葡萄放進愉安嘴裡。

「君宜?」愉安想了一下:「怎麼我沒有什麼印象?」

「你們還沒有見過面。」迦藍說:「但她想我簷畦X席。」

「為什麼請吃飯?」

「她也沒說明什麼特別原因。」迦藍想了一下:「也許是想謝媒吧!」

「謝媒?」

「幾個月前,我把翁遠顥介紹給她認識,她們好像走在一起了。」

「我發覺你還挺喜歡當媒人。」

「很多時只要一句說話,便可撮合一對有情人了,這是多美好的事。」

「人說不做媒人三代好----她們相處得愉快還好,不愉快便要埋怨你這介紹人了。」

「這個我也明白。」迦藍搔搔頭:「但自己幸福,也很想身邊的朋友幸福。」

愉安心裡歡喜,忍不住湊近迦藍,親吻她。

過了一會,愉安像是想起什麼,問:「這是什麼樣的飯局?可要穿得隆重一點? 」

----許是工作關係,許是性格使然,愉安的衣著打扮一向簡單隨便,總是襯衣牛仔褲運動鞋走天涯。現在要跟迦藍出去見朋友,總不能失禮她。

「也不算什麼飯局,在家裡吃頓家常便飯,聚聚而已。」

「那好,你給我地址,我下班後直接過去。」

「不用我去接你麼? 」

「不用了,接來接去多麻煩,你早點去可以和朋友多聊一會。」

迦藍愛煞了愉安的大方爽直,深深親吻她的手心。

到了星期六下午,迦藍來到了趙君宜位於離島的家。

君宜正在廚房忙著,由遠顥接待迦藍,儼然半個主人家。

「遠顥,看來,你和君宜發展得很不錯。」

遠顥苦笑了一下,不作聲。

迦藍看她好像有點難言之隱,不由擔心起來,便想找個機會好好問她。

「君宜,我和遠顥帶洋洋出去散步好嗎?」迦藍看見那拉布拉多犬,忽然靈機一觸。

「好。但不要太久,最好在一小時之內回來。」君宜溫柔地叮囑。

「明白了。」

迦藍牽著洋洋,與遠顥往海灘走去。

這海灘位置偏僻,沒有什麼泳客,迦藍解開洋洋的狗繩,讓牠自由活動。

迦藍和遠顥坐在沙灘上。

迦藍靜待遠顥開口。


-待續-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4-2-17 09:32:07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83)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4-2-17 09:33 AM 編輯


「迦藍----」遠顥欲言又止。

「你知道我有對好耳朵。」

「我和君宜之間,不是你眼見的。」

「什麼回事?」

遠顥眼眸微紅:「……君宜只想把我當作盈,把我塑造成另一個她。」
   
迦藍這才留意到遠顥穿了淺黃色的襯衣,這和她一向穿冷色系的衣服相違背,怪不得迦藍剛才第一眼看見遠顥便覺得有點怪怪的感覺。

「和她一起,吃的喝的穿的玩的,全是盈喜歡的東西,完全失去了自我。」

「這的確令人難受。」

「我恨自己不爭氣,總想狠下心來一走了之,只是一想起以後再也見不到她了,心裡便隱隱作痛。」

遠顥苦澀地笑:「我也想閉上腦子不多想,只管順應自己的感覺,好好留在她身邊,不管她心裡想的是誰。可是,」
她吁了一口氣:「我又怕終有一天,自己會忍受不了,到時候,卻又泥足深陷了,反而更加傷害了兩個人。」

「迦藍,我應該怎樣做?」

「愛情不能勉強。」迦藍緩緩地說:「長痛不如短痛。」

「你也贊成我離開她?」

「最好暫時離開一下。」迦藍說:「適當的距離有助釐清心裡的感情----讓大家喘喘氣,聽聽心底裡最真的那句說
話。」

「我知道應該怎樣做了。」

「遠顥,老話兒----是你的走不掉,不是你的,也要不了。」

「我明白。」

「我們回去吧!」

迦藍和遠顥帶著洋洋回到屋子。過了不久,愉安也來了,四個人圍在餐桌旁,享用火鍋。

君宜細心地剝掉大蝦的殻,沾了辣椒油,放到遠顥的碗裡去。

迦藍眼睜睜看著不吃辣的遠顥勉為其難地吞下去,心裡暗自歎息。

愉安看見迦藍盯著人家的嘴巴,以為迦藍是羨慕了,暗罵自己不夠體貼,馬上剝了大蝦,送到迦藍的嘴裡。

迦藍知道愉安是誤會了,卻不好解釋,只好乖乖吃掉……

在回程路上,愉安說:「你這媒人做得不錯,她們真是一對璧人。」

迦藍輕輕歎氣:「這只是表面而已。」

「不是吧?還有內情?」愉安有點意外。「她們看起來這麼恩愛。」

「君宜忘不了前度,只當遠顥是替身。」

「這怎麼可以?這對遠顥太不公平了!」

「在愛情世界裡,沒有什麼公平不公平的。」迦藍說:「一個願打,一個願捱。」

「話是這麼說。」愉安說:「但這樣是過不了一輩子的。」

「我也勸遠顥離開。」

「當媒人的是你,勸人家分手的也是你,看你以後還敢幹這種事麼?」

「該當還是會當的。」迦藍打不死般說。




-待續-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4-2-19 09:43:31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84)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4-2-19 09:46 AM 編輯


這一天,遠顥和君宜參加了盡歡吧的派對,大家玩得盡情,也喝了不少酒。

遠顥把半醉的君宜送回家。

遠顥和洋洋已很熟,她用袋裡的牛仔骨把牠擺平。

遠顥把君宜送入房,讓她躺好,再弄條熱毛巾替她敷臉。
     
君宜瞇著醉眼,把遠顥的臉蛋拉近自己,吻上去----
     
遠顥給她的熱情嚇了一跳,想推開她,卻忽然發覺自己根本捨不得----

那唇邊的酒香是這麼誘人,遠顥閉上眼睛,放任自己在激情裡迷失……

「……盈……」

遠顥的心像是給大石狠狠砸了一下,痛得眼角也沁出了淚水,她輕輕推開君宜,走出房。

遠顥坐在客廳裡發愣。

----翁遠顥,你真是禽獸,居然乘人之危……

----早就提醒過你了,怎麼還是陷進去了?

----還是趕快……抽身吧!

洋洋享用完牠的宵夜,擺頭擺腦地走過來,偎坐在遠顥腳邊。

「洋洋----」遠顥把下額擱在牠的頭頂:「你心裡有我嗎?還是,一直也只有盈?」

「……汪……」

「是嗎?我明白了。」遠顥站起來,用手擦擦臉,深深呼吸了一下,離開。

第二天九時正,電話響。

遠顥似是聽到了,卻又像聽不到,由著它響了又響。

但對方的耐心顯然比遠顥的好。

終於,遠顥歎了口氣,接聽:「我是遠顥。」

「遠顥,我吵醒你了?」

「沒有,有事嗎?」

「對不起!」

「無緣無故又說什麼對不起了?」遠顥強笑。

「昨晚,其實我……」

「君,我很累,想再休息一會。」

「好,那你再躺會兒吧!我晚上過來好嗎?」

「我約了人。」

「我們不是早約好了麼?」

「對不起,我忘記了。」

「不能推掉嗎?這是我們第一個聖誕節。」

「對不起。」

君宜沉默了一會,說:「那大除夕呢?」

遠顥輕聲說:「我有安排了。」

「遠顥,你是生氣了吧?」

「沒有。」遠顥否認。

「那我可以請你把除夕夜留給我麼?我真的很想和你一同迎接新一年的來臨。」

「……好吧!」遠顥聽到自己答應了。

「那你好好休息,再見。」

「再見。」

拋掉電話,遠顥把自己擲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整個人團團裹著----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自己總是拒絕不了她?

遠顥真的很後悔。

----本來,一個人便很好,雖是寂寞了點,但不是早已習慣了嗎?總好過現在,愛上了一個永遠也不會真正看著自己的人……

遠顥越想越是自傷越是自憐,睡不著吃不下,短短五、六天便落得一臉憔悴。




-待續-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4-2-21 11:32:54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85)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4-2-21 11:34 AM 編輯


除夕夜的黃昏,遠顥來到碼頭。

「遠顥----」君宜上前來握著遠顥的手,掌心傳來的溫暖讓遠顥心裡顫了顫。

「謝謝你陪我過除夕。」

「這也是我要說的。」遠顥垂下眼睛。

「上船吧!」
  
君宜把船駛到一個僻靜的海灣。

她們在船艙裡吃晚飯。

遠顥看著餐桌上豐富的菜肴,心裡不禁一酸----盈很喜歡吃東西,口味也很多元化,這些日子以來,遠顥托她的福,也品嘗了很多不同的美食,把嘴巴也養刁了。以後,自己怕是再沒有這些口福了吧……

「遠顥,我們來喝一杯。」君宜拿起紅酒。

「不,我喝水可以了。」遠顥心裡慌亂起來。

「也罷,你的精神看起來也不大好,是太累了麼?」

「是有點累了。」遠顥完全不敢正視君宜的目光。

君宜看著遠顥,張嘴彷彿想說些什麼,最後也只把紅酒乾了一杯又一杯。

飯後,兩人到舺板看月光。

晚風吹來,遠顥下意識擋在君宜跟前。

君宜把頭輕輕靠在遠顥肩膀上。「你總是會保護我的,不是嗎?」

遠顥心裡苦澀,一動也不敢動。

「……我愛你……」

遠顥的心猛然跳上半空,卻又馬上墜回地底----她又把自己當作盈了……

君宜輕聲說:「希望我們可以一起渡過以後的每一個除夕……」

終於,遠顥忍不住了,她抓著君宜的雙肩,直視她的眼睛,顫著聲音說:「我是翁遠顥。」

君宜輕輕皺眉:「誰說你不是了?」

「但你心裡一直把我當是盈。」遠顥狠狠咬著唇:「對不起,這角色我再也演不下去了。」

「你說什麼?我不明白。」

遠顥的眼睛變得通紅:「你對我好,說愛我,不過是因為我長得像盈,你把我當作她的替身。」

「沒有這麼一回事。」君宜矢口否認:「也許在開始時,是因為你長得像她,但到了後來,我已經分得很清楚了。」君宜一字一字地說:「我愛的就是你,翁遠顥。」

遠顥給震住了:「這不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那夜在鳳凰山山頂,我不是已經向你表白了麼?」

「表白?你不是叫我千萬不要胡思亂想麼?」

「你這笨蛋!」

「但那夜……」遠顥的聲音跡近低鳴:「你口裡喚的也是盈。」

「這是故意氣你的。」

「什麼?」

「我們交往了快一年,你從來不跟我說半個愛字,我根本不知道你心裡的想法----你生氣了,我很高興。」

「你……你說的都是真的嗎?」遠顥的聲音顫抖著。

「真的。」君宜柔聲說:「對不起,讓你難過了!」

「一句對不起,便想算數了嗎?」遠顥惡狠狠地撲過去……



-待續-
成為貓壇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4-2-24 09:23:10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86)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4-2-24 09:24 AM 編輯


這天,手提電話響起,來電顯示是不知名者,迦藍按下接聽鍵:「喂。」     

「迦藍。」傳來的聲音溫柔、軟糯,叫迦藍心裡一震。

「婕,你好嗎?」迦藍發現自己的手居然有點抖。

「我想見你。」

「好。」

「明天可以嗎?」

「可以。」

「那下午三時,老地方見。」

「好,到時見。」

迦藍關上電話,跌坐在沙發上,腦海一片混亂----婕,簡婕,相隔五年多,她終於再出現了……

簡婕是迦藍曾經的最愛。

那年,迦藍剛大學畢業,從美國回港發展,受聘於一家中型企業。

兩個月後,公司成功接獲大生意,老板在卡拉OK 辦慶功宴。

坐在迦藍身邊的,是別的部門的女同事,在公司裡碰上了,會微笑點頭打招呼,卻也不知她的名字。

坐在女同事另一邊的,是公司的太子爺,借著酒意,越坐越近,迫得她也越發貼近迦藍。

迦藍實在看不過眼,站起來,把她拉到沙發的另一邊坐下,也不去管那太子爺的臉色在變。

迦藍一直和同事們玩大話骰,稍一回頭,卻發覺身邊女郎不見了,太子爺也不見了。再等了五分鐘,也不見人。

迦藍心裡有點不安,連忙出去找人。在走廊轉角處,看見太子爺把女同事壓在牆壁上,她拼命掙扎,卻不敢大聲呼
救。

迦藍衝上去,大力一拗,把色狼的左手強扭到他背後,同時用力一推,用腳一勾,他便摔倒地上。

「你沒事吧?」迦藍問她。「要報警嗎?」

「……沒事……」

「江迦藍、簡婕,你們被開除了。」太子爺按著額上的血。

「誰稀罕!死色狼,去死吧!」迦藍朝他屁股再狠狠踹上一腳,然後拉著簡婕的手離去。

「對不起,連累你了。」簡婕咬著唇,眼裡泛著淚光。

「離開這種公司不算損失,我送你回家吧!」

迦藍把簡婕送到家門口,正要告辭,簡婕卻拉著她的手:「可以留下來嗎?我害怕。」

迦藍看著她那怯弱惶懼的樣子,心裡一軟:「好吧!」

她們在客廳的地氈上,喝著紅酒,談著過去和將來,倒也十分投契。

到了後半夜,迦藍不知是累了,還是醉了,迷迷糊糊便躺在沙發上睡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迦藍被溫香軟玉的感覺驚醒。她睜開眼睛,發現簡婕的唇正貼在自己的前額。

黑暗裡,迦藍看不見簡婕的表情,只感覺到她芬芳的氣息。迦藍心裡一蕩,追蹤著那迷人的香氣,用靈巧的舌頭撬開
她的牙關,舌尖細細地掃過她的貝齒,溫柔地吮吻著她的唇舌……迦藍翻身坐起來,把她抱在懷裡,加深這個吻。簡
婕低嗚著,緊張得抓緊迦藍的衣服。

迦藍嫌沙發不舒服,在簡婕耳邊摩挲:「進房去好嗎?」簡婕把臉埋在迦藍頸窩裡,不出聲。迦藍一把抱起她,進了睡房。

躺在柔軟的大床上,簡婕的身子依然繃得很緊。迦藍強按住心底的衝動,動作加倍輕柔,慢條斯理地解開她的衣服,親吻她、愛撫她、擁有她……

迦藍輕輕舐掉懷裡人兒眼角的淚珠,在她耳邊低聲道歉:「……弄痛你了?對不起……」

「……你會覺得我太主動,不值得珍惜嗎?」簡婕的聲音輕得像蟻語,迦藍卻聽得清清楚楚,她一緊臂彎,吻著她:
「真是傻瓜。」

「……我第一眼看見你,便喜歡上了……即使只有今晚,我也很滿足……」

聽到這句話,百煉鋼也要化作繞指柔……


-待續-
成為貓壇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XX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貓貓論壇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 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網站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對有關帖子進行舉報。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 同時亦可拒絕會員刪除一切資源或留言的權利(原創除外),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 。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手機版|舉報及投訴|禁言禁訪記錄|

GMT+8, 2017-7-26 02:44 , Processed in 0.133022 second(s), 13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X3.2. Theme By Yeei!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