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尚未登錄,請登錄後瀏覽更多內容! 登錄 | 立即註冊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AD2 AD3
樓主: 方愚

[短篇-其他] 百合短篇小說之一百零十、戒毒(2)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3-11-1 09:26:19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43)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11-1 09:28 AM 編輯



第二天,顯瑜下班後到珠寶店取了東西,便到雅媛家裡去。
   
她沒有事先告訴雅媛,想給雅媛一個驚喜。
   
雅媛看見顯瑜,沒有笑。

顯瑜親吻雅媛的額角,為她戴上頸鍊。

雅媛說:「謝謝。」沒有太大的喜悅。

「怎麼了?款式不合心意?」顯瑜柔聲說:「明天我們再去,你親自挑好麼?」

「為什麼送我禮物?」

顯瑜失笑:「送禮物還要理由麼?」

「收禮物是要的。」

「好吧!」顯瑜歎了口氣:「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現在送禮贖罪……」

雅媛掉頭走進房間。

「雅媛----」顯瑜拉著她:「怎麼一點玩笑也開不得?」

「你認為這是玩笑麼?」

顯瑜從來沒見過這樣的雅媛,她按捺著脾氣:「為什麼這樣認真?」

「是的,這是我最大的缺點。」雅媛摔開她的手。

「發生了什麼事?前兩天還是好好的。」

「直至今早,我還是好好的,是這東西喚醒了我。」一本雜誌給擲在地上。

----上流社會活動花絮:鍾翁壽筵,衣香檳影,鍾氏姐妹各擁美女,羨煞旁人……

還附有彩色圖片。

「雅媛,你聽我解釋……」

「毋須解釋,我已明白。」

「你明白什麼?」

「我明白了我早就該明白的事實----」雅媛像是把一切也豁了出去:「我終於明白你為什麼一直不願意讓我和你的親
戚朋友認識,因為我不配。」「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一點也配不上鍾家大小姐,鍾顯瑜大工程師。」「極其
量,也只可以當個黑市情人……」她噙著淚,狠狠咬著唇。

「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說……」

「我不聽,我最討厭一腳踏兩船的人。」

「我沒有別的女人,我只有你,我不帶你出去認識我的家人和朋友是因為……」

「因為什麼?」

----因為害怕自己的妹妹搶走自己的愛人?這即使是真話也顯得荒謬吧?

「你連一個謊話也不屑給我嗎?」

「你知道我是愛你的。」顯瑜的聲音嘶啞了。

「是,你是愛我的。」雅媛的笑容比哭還要淒切。

「雅媛----」

「你走吧!我想一個人靜靜。」

「我不走。」

「那我走好了。」

「好,我走。」顯瑜嘶叫著:「但我對你的感情是真的,你不能懷疑。」

雅媛雙手摀著耳朵。

顯瑜滿心悒憤,便跑去盡歡吧找迦藍吐苦水.......

*************************************************

愉安聽罷兩姐妹的故事,皺著眉:「她們都不肯聽你勸?」

「越聰明的人,越難走出牛角尖,只能靠她們自己想清楚。」迦藍憐惜地碰碰愉安的臉:「不說她們了,你也累了
?不如早點回去休息。」

「我想等你下班。」

迦藍搖搖頭:「不好,睡眠不足,對皮膚傷害很大的,你要聽話,快點回去。」

「讓我留下來,我明天當中更,下午三時才上班。」

「真的嗎?你不會騙我吧?」

「吃東西!」愉安把牛扒鋸開,把一小角塞到迦藍嘴裡去。

小鄺看到迦藍兩人一直在膩歪,雖說美如風景畫,也不禁頭痛起來。她走過去,跟迦藍說:「這裡也沒什麼事了,你
和老板娘快回家去!」

迦藍還沒有開口,愉安便搶著說:「這樣不大好吧?」

「沒有什麼不好的。」小鄺說:「這裡有我和小樂便可以了。沒有老板和老板娘盯著看,不知多逍遙自在。」

迦藍失笑,卻也不想讓愉安陪著自己捱夜,便回答:「好吧!這裡交給你們了,我和愉安先回去。」

「走吧走吧!別礙著做生意。」




-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13-11-4 09:44:44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44)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11-4 09:46 AM 編輯

過了兩天,迦藍正在二樓和熟客聊天,一眼瞥見雅媛走進來。                                                                                                                                       
小何把她帶到座位上,然後走過來跟迦藍說:「迦藍,那小姐找你。」

迦藍跟熟客道歉,走過去,看見雅媛眼睛紅紅的,心裡一緊:「雅媛,你沒什麼吧?」

「迦藍,你坦白告訴我。」雅媛咬著唇:「顯瑜她是不是另外有人?」

「為什麼你會這樣想?」迦藍頭痛起來。

雅媛輕聲說:「除了你,她從來不介紹她的親人朋友給我認識,想必她另有正印女伴。」

「你千萬別胡思亂想!」迦藍說:「顯瑜有她的苦衷。」

「什麼苦衷?」雅媛垂下眼睛:「她就是想玩玩而已。」

「這不是事實。」迦藍認真地說:「我知道顯瑜和你在一起之後,已和所有女友斷了來往。」

「即使沒有別人,她也沒有打算和我長相廝守。」雅媛的語氣很苦澀:「算是騎牛搵馬吧?她總會找到更好的人。」

「雅媛,」迦藍苦苦相勸:「我知道你受了委屈,心裡很不舒服,我建議你跟顯瑜好好談談。」

「沒什麼好談的。」雅媛緩緩地說:「我決定和她分手。」

「你別一時衝動。」

「我考慮得很清楚了,不管我多愛她,也不能永遠任她擺布,躲在暗角不見天日。」

迦藍只覺心裡微微一澀,再也說不出什麼勸阻的話來。

----黑市情人的苦,別人不知道,迦藍還不明白?她只能為這對戀人深深歎息……

第二天,顯瑜到雅媛家道歉,雅媛向她提出分手。

顯瑜死也不同意。但雅媛很堅決,還拼著一口氣,把顯瑜趕出大門。

顯瑜到盡歡吧找迦藍求救。

愉安有點不舒服,迦藍留在家裡陪伴她,沒有回盡歡吧。

顯瑜沒人看管,烈酒便像汽水似的給灌下肚子,弄得胃裡火燒似的難受,卻遠遠不及心裡的難受。

----雅媛,顯瑜不想她受到傷害,自己已用了一千種方法保護她,但結果,仍是重重的傷了她。

雅媛著意名份,這不是她的錯,這是她應得的,錯的是顯瑜,她不應該去愛……

「一個人?」

顯瑜回頭,看見了邱雪瑩,那音樂會上與顯亮把臂同行的女郎。

顯瑜點點頭:「請坐。」

「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喝悶酒?」她的口氣像顯瑜的大姐姐:「為了女孩子?」

顯瑜仰頭,喝光了杯中酒。

「你倆姐妹簡直是一個模樣的。」

「請不要在我面前提起這個人。」

「嗯?發小姐脾氣了?」

顯瑜吁了口氣:「對不起。」

「不要緊,你心情不好。」

她的體諒讓顯瑜心裡一酸。

「苦酒傷身。」她站起來。

「我送你回去吧!」顯瑜勉強站直身子。

「送我?」她笑,過來扶著顯瑜的肩:「我送你才是正經!」



-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13-11-6 09:17:06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45)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11-6 09:19 AM 編輯



第二天清晨,門鈴轟天似的響著,顯瑜的頭像是給炸開了八片。

她呻吟著,滾下床去開門。

門一開,顯亮一掌把顯瑜推得向後退了好幾步。「鍾顯瑜,我今日要好好教訓你!」然後,向顯瑜撲過來----

「你瘋了!」顯瑜一閃身,讓她撲了個空。

「我的女人也敢碰?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顯亮瘋虎般再撲過來,顯瑜大力把她撞開,兩人一同跌倒地上。

「什麼叫你的女人?昨日的,今日的,還是明日的?你以為你自己是誰?」

顯亮大力壓著她的肩膀。「總之,你不能碰她!」

顯瑜起膝撞她的肚子。「不能碰,這種事你情我願,你就是她媽媽也管不了!」

顯亮揮掌打中她的胸口。「她是我的!只要我們結了婚,她就是你弟婦,你碰她你就是亂倫的畜生!」

顯瑜反扣著她的手臂。「神經病!她嫁了你沒有?」

她們摟作一團,喊叫著,撕打著……

終於,兩人也力竭了,各倒在一角喘氣。

----這一架打得極厲害,顯瑜的手臂扭傷了,襯衣也給撕破,顯亮也好不到什麼地方去,胸口痛得厲害,大腿瘀青了
一大片……

她們縱不和,卻從沒動過手,這一次,真是破題兒第一次。
   
顯瑜狠狠盯著顯亮,一刻也不敢鬆懈,提防對方隨時反擊。
   
但顯亮沒有再動手,她靠在牆角,像個洩了氣的氣球。

「……我……對她,是認真的。」顯亮說,聲音小得幾乎被兩人的喘息聲蓋過。

「她是誰?」

「瑩,邱雪瑩。」

「原來是她。」顯瑜恍然。

「你……你碰了她麼?」顯亮那怯怯的聲音載滿了苦澀。

顯瑜本來還想狠狠的氣她,但口裡卻溜出了真話:「沒有。」

「昨夜我親眼看見你們親熱地抱在一起。」

「捉姦在床呢!鍾顯亮小姐。」

「但你一向最喜歡搶走我的女人。」

「彼此彼此而已----你又什麼時候肯放過我喜歡的人?」

「誰會是你真正喜歡的?她們?說笑了!我知道只有祺……」

「上世紀的事了,還提她幹嗎?」顯瑜心底湧起一陣焦躁。

顯亮垂下頭:「……但我不是有意的,我根本不知道。後來知道了,卻已經太遲……」

顯瑜驚愕著,這是頭一次聽她說這件事。

「那時候,太年輕了,愛面子,死也不肯認錯……是我對不起你……」

**************************
顯瑜來到雅媛的辦公室。

「喔喔。」

「請進來。」

顯瑜推門進去:「雅媛。」

「是你。」雅媛垂下眼睛。

顯瑜把婚帖遞給她:「我要結婚了。」

雅媛怔怔的看著顯瑜,臉上的血色在瞬間褪去:「……恭喜你!」

顯瑜正要開口,門又再被敲響。

「請進。」

「雅媛,結婚了也不預早通知,真不夠朋友!」雅媛的同事兼好友小莉手裡拿著報紙:「……噢,對不起!我不知道
你倆口子在說悄悄話。」

「不要緊。」顯瑜笑:「可以把報紙借給我嗎?」

小莉把報紙遞給顯瑜,然後知趣地退出去。

顯瑜打開報紙,看見那全版結婚告示。

「你這是什麼意思?」雅媛咬緊嘴唇。

顯瑜柔情脈脈:「我要告訴全世界----我只有你,只愛你,要與你一輩子守在一起。」

「……我……一定肯答應你的嗎?」雅媛背過身子。

顯瑜湊上前,擁著她:「不答應麼?那明天報紙上登的,便是鍾顯瑜的訃聞。」

「真瘋了……」

雅媛的嘴已沒有空再說下去……


-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13-11-8 09:36:09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46)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11-8 09:37 AM 編輯


這兩天,警局有行動,愉安已有二十小時沒有回家。下班後,她早已累得要死,本想早點回家休息,但又想念迦藍,希望早一點看到她,便直接往盡歡吧去。

愉安看見迦藍正和一個漂亮的女郎在糾纏。

那女郎在迦藍懷裡蹭來蹭去,迦藍努力拿開她手上的酒杯,她一掌撥開迦藍的手,酒潑濕了迦藍的衣服。

「……卓韻,我們回家好不好?」

「不好不好,我還沒有喝夠。」卓韻打著酒嗝,把酒杯奪回去。

「不要再喝了,傷身子。」

「這麼高興的事,怎能不喝呢?來來來,我包了今晚全場酒水,大家不醉無歸……」

愉安再也看不下去,衝上前去分開她們。

「愉安?」迦藍很是意外:「你什麼時候來的?」

「來了好一會。」愉安勉強笑笑:「她喝得這麼醉,還是讓人早些送她回家吧!」

「我不知道她的地址。」迦藍有點為難。

「那怎麼辦?」

「也許我們把她帶回家去,讓她休息一夜。」

愉安很想揍這卓韻兩拳。

迦藍找來小鄺,叮囑她幾句。

小鄺看著愉安的臉色,心裡也在感慨----迦藍也是的,總是對美女過份縱容。

如果迦藍聽到小鄺的心聲,一定會為自己呼冤----交朋友,怎會著眼對方的容貌?朋友不開心,陪她喝兩杯,也是本
份事。把一個喝醉酒的女子放任不管,迦藍是無論如何也辦不到的。

迦藍正要扶起卓韻,愉安趕緊把她按在臂彎裡:「我來扶她,你去把車子開過來。」

「好。」迦藍說:「但你要小心一點,喝醉酒的人總有點蠻力。」

「我曉得。」

出了盡歡吧,卓韻給大風一吹,登時嘔吐起來。愉安當然馬上推開她。迦藍立刻走上前去接著卓韻,也不嫌髒,一邊
輕掃她的背部,一邊掏出紙巾替她抹臉。

愉安在一旁看著,胃隱隱作痛。

終於把這禍害帶回家,安置在客房裡。

愉安眼見迦藍一臉大汗地服侍著這醉酒鬼,心裡憋悶,又不好發作,只好躲進房間生悶氣。

好不容易才擺平卓韻,迦藍回到睡房。

看見愉安的模樣,迦藍也知道她是不高興了。誰叫這孩子把什麼都擺在臉上?迦藍心裡不覺有點痛了。

迦藍湊上前去哄她:「愉安,對不起。」

愉安強顏一笑:「無緣無故,說什麼對不起?」

迦藍牽著愉安的手:「我知道卓韻是有點麻煩,但她很少喝得這麼醉的,今天是意外。」

愉安點點頭,勉強自己接受這個解釋。

----愉安拼命告訴自己,自己就是喜歡迦藍對朋友大方熱誠不計較,這是她的優點,自己怎能為這些事情而生氣呢?

「你心裡不舒服,一定要告訴我。」迦藍輕吻愉安的前額。

「你對朋友好,我一早便知道。」愉安輕描著迦藍的眼眉。「但怎能任由她喝得這麼醉?」

「她死不聽勸。不給她喝,她也會到別的酒吧去,這樣更加危險。」

「究竟有什麼傷心事?」

「據她自己的話,這是開心事。」迦藍輕歎了口氣:「她的理想對象找到理想對象了……」





-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13-11-11 09:25:32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47)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11-11 09:26 AM 編輯



卓韻對石劍鳴算是一見鍾情。

那天,是卓韻第一天到爸爸的珠寶公司上班。她卻睡過頭,遲到了。

當卓韻踏進會議室,第一眼便看見一個劍眉星目,氣質上佳的女郎,正一臉嚴肅的瞪著自己。
「韻,這是石劍鳴石總監。」卓韻的爸爸給她們介紹:「這是小女卓韻,她來這裡跟你學習,有什麼不對的,你儘管教訓她。」

卓韻連忙乖巧地說:「請多多指教。」

劍鳴點點頭,連一個笑容也不給她。

對這類滿有原則的人,卓韻一向是敬而遠之的----原則令世界沉悶。

但是,劍鳴是一個很有才華的人。而且,長得也很漂亮。

因為她的才華,卓韻忘記了她的沉悶。因為她的漂亮,卓韻忘記了她的才華。

卓韻對劍鳴展開了閃電的,猛烈的追求攻勢。

卓韻是個經驗老到的追求者,但枉她耍盡了十八般武藝,劍鳴眉頭也不皺一下。

卓韻遇強越強,挑戰性越大,她越興奮。

但石劍鳴真的人如其名----堅硬、鋒利、不容親近。

終於,卓韻直接問她:「劍鳴,你身邊有人麼?」

沒有。」

「你拒絕我,是因為我是女人?」

「我不抗拒同性交往。」

「那麼,你為什麼不能給我一個機會?」

「我不喜歡你這種德性的人。」

「什麼德性?」

「整天遊戲人間,不知認真為何物的人。」

難堪歸難堪,卓韻倒是蠻欣賞她的公道。

----愛不愛是一回事,留不留在身邊當猴子耍又是另一回事。

卓韻終於收了心,乖乖跟劍鳴學習珠寶設計。

你把這幾本參考書拿回家仔細參詳,一個月後給我設計草圖。」劍鳴說。

「一個月時間太短,兩個月可以嗎?」卓韻討價還價。

「就一個月。」

「遵命。」

卓韻頗有天份,第一份功課交上去,劍鳴給了五十分。

卓韻高興得請全公司的同事吃自助餐。

劍鳴看著卓韻笑得像個孩子,暗暗搖頭之餘,心裡也給微微的觸動了一下。
劍鳴有點後悔讓卓韻登堂入室。

那個週末,卓韻捧著設計圖走上劍鳴的家。

第一眼,卓韻便愛上了這小小安樂窩----這裡的每一件傢具和裝飾都放在最恰當的地方,充份表現出主人的生活品味和態度。

劍鳴給卓韻詳細講解設計圖的優劣,卓韻也總算用心學習,幾小時彷彿一眨眼便過去了。
卓韻提議出去吃晚飯,劍鳴選擇入廚。

----劍鳴更後悔給卓韻知道了自己廚藝不凡。

卓韻捧著肚子,瞇著眼睛,像只吃飽喝足的貓兒。
以後的每個週末,卓韻也總找到藉口到訪,還厚著臉皮死纏活賴,一獃便是老半天。

劍鳴沒有給她什麼好臉色,但卓韻卻彷彿自得其樂。劍鳴實在拿她沒辦法。

漸漸,劍鳴也習慣了不為自己安排週末節目,還會準備卓韻愛吃的菜肴。
   
在卓韻眼中,劍鳴漂亮、能幹、有學識、有品味,還燒得一手好菜,簡直就是完美。
   
----最可惜不喜歡自己。

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做不成情侶,做朋友也是挺不錯的。

真不明白,劍鳴明明比卓韻小兩歲,但偏偏比卓韻成熟。在她跟前,卓韻只有扮小妹的份兒。

卓韻是認命了,不敢再作非份之想,只在心裡暗暗猜想,看看將來究是何方神聖可以收伏這妖孽……


-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13-11-13 09:32:15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48)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11-13 09:33 AM 編輯


一個嶄新的鑽石系列推出市場,叫好又叫座。

卓爸爸犒賞三軍,卓韻跟他要了一艘小遊艇—--「鳴韻號」,卓韻跟劍鳴對分。

她們挑了個好日子作處女航,出海十天,在荒島野營三天。

這旅程竟叫劍鳴對卓韻刮目相看。

----卓韻駕船時認真專注,紮營砍柴時乾淨利落,面對蛇鼠蜘蛛蜥蜴時泰然不懼,在茫茫荒野裡給人大樹般的安全
感。

「劍鳴,對不起,都是我的餿主意。」卓韻看著劍鳴給那半掌大的黑蜘蛛嚇得面青唇白,不由自責起來。

「不關你的事,荒山野嶺當然有蛇蟲鼠蟻,只是我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不如我們回去吧!」

「我們計劃留三天,怎可以半途而廢?」

「計劃是用來改變的。」

「我就是最討厭你做人做事不認真不堅持,毫無原則。」

卓韻臉色一變,不出聲。

劍鳴自知失言,但礙於面子,道歉的話怎樣也說不出口。

「我不是沒有原則。」卓韻輕聲說:「我的原則是要令自己活得輕鬆自在,還有就是令身邊的人開開心心。」

「對……對不起。」

認真不了五秒鐘,卓韻又變回嘻皮笑臉:「算了算了,橫豎給小動物嚇得半死的人又不是我,我就等著看好戲吧!」

「真是人不可以貌相,想不到你對野營這麼在行。」

「這些只是小菜一碟----我在美國念大學時,連續三年的暑假也去了參軍,不要說區區荒島,就是沙漠和熱帶叢林,
也能活得過去。」

----眼前這嬌貴軟弱的女子居然當過女兵?劍鳴完全不能想像。

吃完風味十足的晚餐,兩人坐在大石上看星星。

滿天繁星,卓韻如數家珍。

劍鳴完全放鬆了心情,感受到一片久違了的祥和安靜。

眼看時間不早了,她們各自進入帳幕休息。

馬上,卓韻又走出來,對劍鳴說:「我的帳幕破了,要借宿一宵。」

「怎會無緣無故破掉的?」

「是我檢查得不仔細,對不起。」卓韻擠眉弄眼:「我發誓不會趁機揩油,成了吧?」

劍鳴沒辦法,只好由她了。

她們背對背躺在帳幕裡,有點擠,兩副身軀不得不貼在一起。

這是秋天,兩人穿的衣服不算厚,卓韻的體溫從背部絲絲傳來,叫劍鳴心裡踏實了不少。

「劍鳴。」卓韻輕聲問:「你睡著了麼?」

「還沒有。」

「我想跟你道歉,剛才取笑你是我不對。」

「算了吧!」劍鳴大方原諒她。

「你早點睡吧!明天我們還要上山。」

帳幕裡很安靜,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

忽然,劍鳴開口:「其實我最怕黑,晚上要開燈睡覺。」

卓韻靜靜聽著。

「小時候,不記得三歲,還是四歲,跟家人回鄉掃墓,晚上住在粵語長片式的古老大屋裡。」

「半夜醒來,枕邊空空的,媽媽不在,四週漆黑一片,只聽到吱吱的老鼠叫,我嚇得用被子死死的蒙著頭,也不知過
了多久,媽媽終於回來了,發現我滿身是汗,也尿濕了褲子……」

「當晚更發了高燒……」

「從此之後,便不能關燈睡覺。」

「那你還敢答應我荒島行?」卓韻不禁問。

「我總要克服弱點的。」

「人要有些小弱點才可愛----整天做無敵女金剛不累麼?」

劍鳴不出聲。

「好了,你放心睡吧,我保證一隻小螞蟻也近不了你的身。」

許是真的累了,劍鳴很快便睡熟,一夜無夢。


-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13-11-15 09:39:16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49)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11-15 09:41 AM 編輯




第二天第三天,她們翻山越嶺涉澗爬樹,辛苦得不得了,也好玩得不得了,這旅程叫劍鳴畢生難忘。

劍鳴甚至開始依賴卓韻----卓韻偷笑不已,終於在劍鳴面前掙回面子。

旅程完畢,卓韻和劍鳴的關係有著微妙的變化。

----起碼劍鳴少了動不動便擺著大姐的架子教訓卓韻。

此消彼長,卓韻有時也會斗膽勸告劍鳴要多說笑多玩樂。

在公,有劍鳴做自己的好師傅;在私,有劍鳴這好伴侶,卓韻只覺得日子過得再順心沒有。

可惜,好景不常。

合資格追求劍鳴的人終於出現了。

----郭岸,建築師,業餘管弦樂團總指揮,英俊挺拔文武雙全。兩人還要是青梅竹馬。

說老實話,這種極品男人連卓韻看見也要動心。

除工作外,卓韻完全撤離了劍鳴的生活空間,讓他們好好發展。

這令卓韻的時間多得沒處花,只好整天獃在盡歡吧裡……

*******************************

迦藍告訴愉安:「卓韻一向遊戲人間,難得認真一次,卻狠狠撞在牆壁上,當然難受得很。」

「還是別說她了!」迦藍柔聲說:「愉安,你快睡吧!別持著年輕,不知保養,看你的黑眼圈都快跑出來了。」

「是嗎?那不是很醜麼?」愉安趕緊去照鏡子。

「這倒也不會,即使是熊貓,我家愉安也是最漂亮的熊貓。」

愉安輕輕捶了迦藍一下:「你先去洗澡,我去給你煮宵夜。」

迦藍心裡一暖,愉安總是擔心自己吃飯的問題。這麼大的人,難道還不知道肚餓要吃東西麼?她卻牢牢記在心裡,這
份心意怎不叫迦藍感動?

「不要折騰了,我也不怎麼餓。」

「不行,一定要吃點什麼,餓壞了胃可不是開玩笑的。」

「愉安,你怎麼會這麼好?」

愉安含笑吻上迦藍的鼻尖:「我只對你一個人好。」

----愉安說的是真心話,她的心很小很小,只容得下自己心愛的人,所有愛心也只向心上人表現,可不像迦藍那樣,
呃,廣施恩澤。

第二天,愉安當早更,天還沒亮便要出門,迦藍執意要送她上班。

「讓我送你,你在車上可以多歇一會。」

愉安拒絕:「我自己可以了,你不好好休息,我也是會心痛的。」

「愉安----」迦藍輕貼著愉安的唇瓣:「乖,我回來後,想睡多久便多。」

愉安心裡軟成一團,堅持不下去。

愉安坐在副駕駛座,迦藍把座位調整成平躺,再把外套蓋在愉安身上,吻吻她,說:「快睡。」

愉安甜笑,閉上眼睛。

迦藍把車子開得不快,也很穩,愉安一會兒便睡了過去。

到達目的地,迦藍看看錶,還有十多分鐘。

迦藍看著愉安睡得正酣,不忍叫醒她,便耐心地等她自己醒來。

迦藍認真地審視著愉安,那柔和的輪廓,那秀美的五官,那纖巧的身段----這麼美好的人兒,怎麼會這樣鍾愛自己?
這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吧?

「迦藍----」愉安醒過來,看見迦藍呆呆地看著自己,心裡便慌:「我的臉沒什麼吧?」

迦藍情不自禁地俯過身子,吻上愉安。

愉安心裡都是蜜意,抓著迦藍的肩,加深這個吻。

迦藍的理智還沒有全失,慌忙鬆開愉安:「對不起。」

「說什麼對不起?」愉安有點摸不著頭腦。

迦藍訕訕地說:「給你的同事看見便糟糕了。」

「看見便看見。」愉安握緊迦藍的手:「這世界上所有的人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你重要。」

迦藍心裡又是酸又是甜,暗暗告訴自己,這輩子也要好好愛她、寵她、永遠也不要讓她難過。




-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13-11-18 09:16:32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50)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11-18 09:17 AM 編輯


迦藍回到家,也沒有什麼睡意,便到天台練詠春。

----自從愉安搬過來和迦藍同住,迦藍的作息時間便有些亂了套。但怎樣也好,迦藍每天總會抽出時間練詠春,出一身汗,人便自然回復精神。

迦藍踏進家門,發現卓韻已經醒來。

「迦藍,謝謝你昨晚收留我。」卓韻說。

「不必客氣。」迦藍問:「你想吃什麼早餐?」

「黑咖啡便好。」

「這裡是新的毛巾和牙刷,你先去梳洗,咖啡稍後送到。」

「告訴我,到那裡去找一個像你這樣體貼的女友?」

迦藍看她仍懂說笑,終於放下心來。

「百步之內豈無芳草?希望在明天!」卓韻大力握緊拳頭:「總不信我卓韻找不到一個好女人來愛我。」

「你懂得這樣想便好。」

「想清楚,我還是吃雞扒煎雙蛋,吃飽了才有力氣去覓佳人。」

迦藍笑:「好。」

過了一星期,卓韻帶著新女友來找迦藍。

「我來介紹你們認識,這是天娜。」「這是迦藍。」

迦藍和對方握握手,招呼兩人坐下,點了飲品。

天娜看起來比卓韻成熟一點,像是姐姐照顧妹妹,目光由始至終放在卓韻身上,而卓韻,嘴角一直掛著淡淡的笑容。

三人邊喝酒邊聊天,倒也愉快。

卓韻乘著天娜去洗手間,問迦藍:「你看天娜怎麼樣?」

「她對你很好,但,這是你想要的嗎?」迦藍說話一點也不委婉,直擊重點。

「我累了,想安定下來。」

「這可不成。」迦藍緊皺眉頭:「你這樣胡亂找個人,對自己和對方也不公平。」

「不是亂找。」卓韻呷了口酒:「天娜是我喜歡的類型----成熟體貼有耐心會照顧人。」

「真的嗎?」迦藍很懷疑。

「最重要的是,」卓韻牽牽嘴角:「我和她一起很舒服,沒有任何壓力,她喜歡現在的我,不需要我改變自己,也不
會迫我努力向上。」

「那你的上司呢?你真的把她放下了?」

「放下了放下了。」卓韻又喝了口酒:「我可不是拖泥帶水的人。」

迦藍看她的模樣,便知道她說謊了,卻不好拆穿她:「你要記得這句話。」

「迦藍。」卓韻湊過來:「你要是真不放心,便收了我吧!」

迦藍把無名指的鑽戒擱到她眼前:「別告訴我,你不知道我名花有主?」

「為什麼好的女人都屬於別人?」卓韻朝迦藍眨眨眼。「我不介意做第三者。」

迦藍很瞭解卓韻,知道她只是在開玩笑。

----儘管多年遊戲人間,卓韻一直很有原則,從不碰別人的女友,當然,也絕不容許對象一腳踏兩船。

「什麼第三者?」天娜剛巧回來。

「我剛告訴迦藍,我不介意做第三者。」卓韻很老實:「我口裡說說而已----情路太窄,不能容許三人行。」

天娜看著卓韻的眼睛:「這是你的承諾嗎?」

卓韻柔聲說:「是的。」

天娜咬咬唇:「我相信你。」

「那我可以相信你嗎?」

天娜點點頭:「我不會讓你失望。」

「迦藍在這裡,可以當我們的見証人。」卓韻握著天娜的手。

迦藍笑笑,和她們碰碰杯。


-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13-11-20 09:09:06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51)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11-20 09:10 AM 編輯




這天,迦藍、愉安和盡歡吧的同事到海灘游泳。

迦藍和愉安游到浮台,卻給迦藍看見一張熟悉的臉孔。

---那是天娜,她在浮台上跟一個男人在擁吻。

迦藍不動聲色,立刻和愉安游回岸邊。

迦藍苦惱極了,她想了又想----究竟應不應該告訴卓韻?

「怎麼了?在想什麼?」愉安心細,馬上察覺到迦藍心不在焉。

迦藍把事情告訴愉安。「你是我,會怎樣做?」

「這還要考慮麼?」愉安說:「當然是馬上打電話給卓韻,告訴她,天娜背著她和別人鬼混。」

「可是,」迦藍揉揉額角:「寧教人打仔!」

「卓韻是你的朋友,你絕不能眼睜睜看著別人欺騙她。」

「把事情拆穿,卓韻不一定會感謝我,也許,她還會怪我多事。」

「只要問心無愧,她要怎麼想,也只好由她了。」

「這個我明白,但我始終覺得卓韻這次很認真……」

「這更加要儘早告訴她,趁她還沒有泥足深陷,讓她看清楚那人的真面目。」

迦藍終於被愉安說服。

迦藍約卓韻出來,把自己所見到的告訴她。

卓韻只覺身心俱疲,也沒有力氣去指責質問天娜了,送了一套首飾給她,然後失蹤。

卓韻怎樣也想不到她居然找上門來?

「你為什麼來這裡?這是公司,只處理公事。」卓韻鐵青著臉把天娜拉入房。

「其他地方,找得到你嗎?」

「你還找我幹嗎?」

「你突然失蹤,不應該給我一個交待麼?」

「成年人,合則來不合則去,還要交待什麼?」

「你玩厭了,便想一走了之?」

「你的說話怎麼這樣難聽?」

「你只管我說話難聽,怎麼就不管我心裡難受了?」

「好,算我對不起你!也很感謝你帶給我這麼美好的時光。」卓韻深呼吸:「可以了吧?」

「你想一句說話便把我打發掉?」

「你究竟想要什麼?」卓韻挑著眉:「分手費?說個數目吧!」

「啪」的一聲,卓韻的臉上捱了一記耳光。

天娜再把辦公桌上的東西一古腦掃到地上,然後摔門而去。  

卓韻的臉火辣辣地痛,手卻在抖,這場面她從來沒有經歷過。

更令她難堪的是,劍鳴來到她房間,看著那一片狼藉,在冷笑。

「自作孽,不可活!」

「對不起,你可以出去嗎?我想冷靜一下!」卓韻強忍著心裡的洶湧。

「我一直以為你只是貪玩,誰知道你會這麼無恥!」

「我怎麼無恥了?」卓韻緊握著拳頭。

「你貪新忘舊始亂終棄!」

卓韻氣得連話也說不全:「……你……你認識我兩年,認識她不夠兩分鐘,但你寧願信她,不信我?」

「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的眼睛告訴你什麼?」卓韻狠狠咬著唇:「從第一眼開始,你便看我不順眼,在你眼中,我就是輕佻浮躁庸碌無
能一無是處浪費社會資源的二世祖富二代。」

「我說什麼,做什麼,都是錯,都是入不了你的法眼----我累了,投降了,我們絕交吧!」

絕交?劍鳴即使再生氣,也不得不給她的孩子氣嗆倒。

「如你所願。」劍鳴轉身離去。




-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13-11-22 10:17:42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52)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11-22 10:19 AM 編輯



其實話一出口,卓韻已後悔得要命。


----絕交?怎能絕交?怎捨絕交?天知道劍鳴在卓韻心中佔著什麼位置?去道歉吧!面子什麼的那有劍鳴重要?

卓韻馬上走過去隔壁敲門。「劍鳴,剛才真對不起!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吧!」

劍鳴抿著嘴不說話。

卓韻一時情急,走上前捉著她的手:「你要相信我,我真是冤枉的。」

劍鳴竟沒有掙開她。

卓韻低聲說:「你和郭先生相處得很好吧?我看著羨慕,也打算找個伴侶過日子,但她……她有了別人……」

「無論如何,我也不應該向你發脾氣。」卓韻垂下頭:「你怎樣懲罰我,我也心甘情願。」

「算了吧!」劍鳴終於開口:「我也有不對的地方。」

「那麼,我們不用絕交了?」

「誰像你這麼孩子氣?喂,可以放手了麼?」

卓韻這才發現自己一直握著劍鳴的手,臉一紅,依依不捨地放開。

劍鳴請卓韻到家裡吃飯。

卓韻再次來到這安樂窩,心情激動,有遊子歸家的感覺。

劍鳴告訴卓韻,郭岸要到非洲負責一個大工程,為時半年。

卓韻口裡說真可惜,心裡樂翻了天。

往下來的日子,卓韻笑口常開,天天懷著中了大獎的心情。

卓韻知道劍鳴最看重工作表現,她積極發奮上進,害她爸爸還以為女兒給外星人換了靈魂。

有件事令卓韻感到迷惑----劍鳴再也沒有在她面前提起郭岸。他們之間不會是出了問題吧?

卓韻禁不住在天人交戰----她心裡明白,自己根本從沒有對劍鳴真正死心;但劍鳴拒絕自己的說話猶在耳邊:「……
我最討厭你這種自以為是、玩世不恭的人……」

但這兩年來,連劍鳴也認同,卓韻已改變了很多----她變得踏實、勤奮、有責任心。

這樣的卓韻,是否值得劍鳴重新考慮一下?

卓韻思前想後,患得患失。

最後,卓韻決定再試一次。

「劍鳴,你今天晚上有空嗎?有個小提琴演奏會……」
「我晚上有事。」她乾淨利落地拒絕。

「那明天?後天?」卓韻不想輕易放棄。

「我最近很忙,你有空不如多用功。」劍鳴擺著師傅的架子:「那婚嫁系列還是沒頭緒?你不要一直拖,我放假回來
要看設計圖。」

「放假?你請了大假麼?我怎麼不知道?」

這時候,劍鳴的手提電話響起:「……岸,是,剛請了假……」

「……在那所教堂行婚禮,你拿主意好了……」

卓韻彷似給五雷殛中。

----原來,大勢已去……

這顆心,終於徹頭徹尾的死個乾淨。

傷心管傷心,卓韻卻咬緊牙關,嘔心瀝血,捱了一星期通宵,設計了一套三件的鑽飾,打算送給劍鳴作結婚禮物。
----頭一次,卓韻真心愛上一個人,儘管她不屬於自己,卓韻也衷心祝願她幸福快樂。



-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13-11-25 09:26:24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53)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11-25 09:29 AM 編輯


卓韻吩咐工場的錢師傅盡快鑲造。

效率奇高,只花了十天便完成了。

卓韻告訴他自己會親自去取,他卻說已經讓人送來。

電話筒還握在手中,房門給敲響。

「請進。」

進來的是劍鳴,她手上捧著首飾盒。「錢師傅說是你的東西,託我送來。」

「勞煩你。」卓韻接過它,打開,被那璀璨奪目的光采閃了眼睛。

「這是你自己設計的吧?」劍鳴問。

「是的,鬧著玩。」卓韻吶吶的說。

「挺有新意,看得出放了不少心血下去。」劍鳴難得的稱讚卓韻。

「你喜歡嗎?」卓韻咬咬唇:「這是送給你和郭先生的賀禮。」

「太貴重了。」劍鳴淡淡的說。

「我們一場姐妹,你又為卓氏幹了這些年。」

「那就謝謝了。」

「別客氣。」

劍鳴口裡道謝,卻沒有伸出手來接過首飾盒,卓韻也只懂呆呆的捧著它。

忽然,卓韻聽到劍鳴開口說話:「……卓韻,你真的……要放手了?」

----這話是什麼意思?最後機會?

卓韻猛然抬起頭:「不,我不願放手,要是你心裡有我,我便去教堂搶親!」

劍鳴笑了,帶著嫵媚:「我妹妹跟郭岸結婚,你幹麼去搞破壞……」

*******************************

愉安不會給迦藍知道,自己有本小小的記事簿,上面詳列了她倆的特別日子----中學開學日第一次遇上迦藍、在盡歡
吧重遇、第一次單獨約會、表白、第一次擁吻、兩人向外公開關係、第一次親熱……

算上兩人生日和情人節,幾乎每個月也有日子要紀念和慶祝。

為什麼不讓迦藍知道?愉安就是怕迦藍笑她幼稚傻氣。

愉安會為這些特別日子花上心思,安排好節目,為迦藍送上小禮物----待將來老了,也有美好的片段讓兩人回味。

即使在平日,遇上難得的休假,愉安也會抱著頭想半天,看看有什麼節目,可以跟迦藍消遣逍遣。

明天是星期六,愉安想了又想,終於提議打羽毛球。

「這主意很好。再不多運動,我都快走不動了。」迦藍說:「就我倆?還是多找兩個人一起玩?」

「找人打雙打吧?好像沒這麼單調。」愉安回答。

「這麼快便膩了二人世界?」迦藍笑著問。

「怎麼會?」愉安發急:「要說膩了也是你吧!」

「為什麼是我?」迦藍挑眉。

「我暗戀了你十多年。」愉安咬著唇:「好不容易才走在一起,伴你一生也嫌不夠。」

迦藍聽到這麼質樸直白的甜言蜜語,心裡又感動又激動,抱著愉安,送上熱吻。

直到兩人也喘不過氣來,迦藍才依依不捨地鬆開愉安。

愉安靜靜地伏在迦藍胸膛上,聽著她的心跳聲,心裡只覺幸福滿溢。


-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13-11-27 09:08:10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54)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11-27 09:10 AM 編輯


兩口子膩歪了良久,迦藍才想起要打電話給波友童昕悅。


「昕悅,愉安回來了,想約你打羽毛球,你明天有空嗎?」


「可以啊!」昕悅很高興。「我的手腳早就發癢了。」


「也找臻念吧!」迦藍說:「我們四個人打雙打,輸家請吃下午茶。」


「臻念?」昕悅有點遲疑:「我也很久沒找她了,你直接打電話問她吧!」


迦藍很奇怪,她們不總是出雙入對的嗎?


「你跟臻念沒什麼吧?」


昕悅沉默了一會:「就是沒什麼才叫人難受。」


迦藍聽得出昕悅話裡的落寞。「她遲早也會明白你的心意的。」


「明白又如何?」昕悅低聲說:「那天,我大著膽子向她告白了……」


*********************************


童昕悅和秦臻念相識於少年時。


大學一年級,人生最美好的時光,年青驕傲跳脫飛揚,彷彿天下沒有辦不到的事。時間都花在談戀愛、當幹事、辦活
動裡。書不是不念,但總是給排到最後的位置。


校園很大,她們也不同系,按道理是不大有機會碰上的。但不知為什麼,兩人總可以在廣場、圖書館和飯堂碰面。
   
臻念對這個子小小的女孩印象特別深,總是見她身邊圍著人,發著清脆的笑聲。同樣地,昕悅也特別留意這個漂亮的獨行俠。   
   
雨夜,雷聲轟轟,臻念在圖書館啃書本。
   
昕悅走過去拍拍她的肩,問:「你打算唸到什麼時候?我送你回宿舍去吧!」
  
「哦!不用了!」臻念很是意外:「我有帶傘子。」
「正好,我沒帶傘,你送我一程好嗎?」


臻念怔住,竟不自覺笑了。

她倆撐著小小的雨傘,在雷雨下,靠得很近。臻念不習慣這種距離,她稍微挪一下身子,卻被昕悅摟住了肩膊,只聽
她耳邊喃喃地唸:「靠近點,靠近點,生病了我可賠不起。」
   
到了昕悅的宿舍,昕悅從背包裡掏出一個小盒子,塞到臻念手上,輕笑著:「謝謝你,明天見。」
   
臻念回到自己的宿舍,洗了澡,坐在床上,打開那小盒子。裡面是一塊手造的、造型簡拙的巧克力,還有張小卡片,上面寫著:「明天一起吃午飯,12時,飯堂,童昕悅。」
   
就是這樣,她們成了朋友。

臻念沉靜內斂,昕悅活潑外向,兩人看似沒有交集點,但也許正是兩個極端,兩人竟相處得極和諧,還飛快地,成了好朋友。
   
在別人眼裡看起來,兩個漂亮的女孩站在一起,便是一幅美麗的圖畫。
   
臻念敏感細膩,遠在昕悅認清自己的心意以前,她已隱隱感覺到兩人對另一方的依賴和眷戀有點超乎尋常。
   
臻念到網站搜尋關於同性戀的資料,了解到那是一個猶如異端般的世界。她撫心自問,實在沒有勇氣去走和別人不一樣的路。所以她故意答應跟班裡的高材生約會。
   
昕悅直覺認為臻念與那人郞才女貌,是一對璧人,心裡很是羨慕。但又發現馬上,自己的心頭總是掛著無以名之的悵惘。
   
昕悅念的是心理學,便自以為是的安慰自己,認定這是一般小孩子被搶走注意力的妒忌。所以她也馬上找了個男朋友。



-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13-11-29 09:40:25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55)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11-29 09:41 AM 編輯

昕悅總愛拉著臻念這一對出去,組織四人行。

    漸漸地,連神經最粗的男孩子也發現她倆人之間的氣場有異,她們總會在有對方的場合與自己親暱些,然後在對方離開後冷淡下來。

    昕悅很快便發覺自己對這男朋友越發不耐煩,借些小爭執,便與他分手。

    明明是自己提出分手,昕悅卻連自己也欺騙起來,擺著受害者的姿態,跑到臻念那裡去哭訴。

    也是一個雨夜,昕悅彷彿哭倦了,躲在臻念的被窩裡不出來,臻念沒辦法,只好也坐到床上去,借她肩膊讓她倚靠一下。

    昕悅靠在臻念懷裡,心跳得很快很快,在瀝瀝的雨聲下,竟也清晰可聞。

    ----這是她們這輩子靠得最近的一次。

    終於,昕悅認清了自己的心意。

    可是,昕悦不單沒有勇氣去找臻念告白,反而慢慢疏遠了她----昕悦的思想很簡單,她覺得臻念的男友對臻念很好,兩人也挻相配,自己萬不能做那破壞別人好事的惡毒女巫。

    這時候,昕悅班裡來了一個美國交流生,對她展開了猛烈的追求。那人叫洛奇,是個充滿侵略性的女孩子。

「……你整天跟著我,是什麼意思?」昕悅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問她。

「追求你啊!」洛奇很理所當然地回答:「我表現得這麼明顯了!」

「可是……」昕悅攥著衣角:「我和你也是女孩子。」

「我喜歡你,無關性別。」

「怎會無關?上帝不會容許這樣的感情發生。」

「人類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創造出來的;何況神愛世人,怎會因性取向不同而離棄我們?」

「我家人也不會同意。」

「也許你小看了他們的包容力,他們愛你,自然會尊重你的意願。」

「我只想要一份簡簡單單的愛情,不想被別人指指點點。」

「別人的意見太廉價,只要自己快樂,何必理會別人的目光?」

「好吧!問題是,我對你沒有感覺。」

「感覺和氣氛一樣,是可以營造的。你嘗試放開懷抱,用心感受一下我的誠意好嗎?」

「可是……」

「可是?你心中可是有著別人?」

「沒有。」昕悅馬上否認。

「是秦臻念吧?」

「你胡說什麼?」昕悅的臉漲紅了。

「我沒有胡說,你連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樣。」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既然對她沒意思,何不給我一個機會?」

昕悅完全招架不來,三、兩下便給她追到手。

    洛奇大膽熱情,人前人後也毫不忌諱,總愛跟昕悅牽手偎靠親吻。她倆的艷史傳遍整個校園。

    臻念冷眼旁觀著這一切,沒什麼表示,待昕悅也是不冷不熱。但很快,她和男朋友卻分手了。

    一年後,洛奇要回美國,昕悅和她兩人異地相隔,拖拖拉拉了差不多一年才正式了斷。

    這時候,臻念和班裡的助教發展得正順利,昕悅還戲言將來一定要當他們的伴娘。但最後,這段戀情也是無疾而終。  

    昕悅和臻念也畢業了。

    兩人畢業後,各自為生活奔波,也各自編寫著幾段或深或淺的愛情故事。一晃眼,便是兩年過去。

    這兩年來,兩人雖也有定時聚會,但話題多是時裝娛樂旅行情報等,很是泛泛。


-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13-12-2 09:18:28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56)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12-2 09:19 AM 編輯

  
「你知道嗎?我喜歡你已經快五年了。」

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兩人在露天茶座喝咖啡,昕悅忽然半冷不熱地告白了,口氣卻像是說著聽來的故事。
   
----說實在,昕悦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要說出來,像是別人週年紀念,作一大事回顧似的。其實話一出口,她已經後悔了,只恨不能呑回去……
   
卻見臻念輕呷了一口咖啡,放下杯子,點點頭。「我早就知道了。」
   
----這是什麼一回事,她知道?這真是一個叫人難堪的答案。
   
昕悅強自按住那噗噗亂跳的心臟,等候著臻念的判詞。

誰知道,臻念竟然雲淡風輕地把話題轉到時事新聞去,昕悅也只好訕訕地附和她……

*******************************

迦藍想了一下:「讓你再見她,會覺得尷尬麼?」

「也許。」昕悅苦笑:「但其實我也很想見她,就是沒有好藉口。」

「這樣吧!我打電話給她,看她怎麼說好嗎?」

「好,我等你消息。」

迦藍放下電話,愉安問:「昕悅怎麼了?」

「表白失敗。」

愉安是過來人,最同情痴情者。「我們要多鼓勵她,精誠所致,金石為開。」

「這有點難度。」迦藍說:「臻念一直以來只和男士交往,雖然不抗拒和同志交朋友,也不代表她會對女子有感覺
。」

迦藍輕歎:「即使臻念對昕悅有感覺,只怕也對她沒信心。」

「為什麼?」

「這個童昕悅,口口聲聲說愛著臻念,身邊卻從不缺人。」

「不會吧?又是一個花花公主?」

「這倒不是。」迦藍失笑:「昕悅心裡有臻念,但一直不敢開口;當別人追求她,她又心軟不懂拒絕,總之就是兜兜
轉轉陰差陽錯糾纏不休。」

「這種人可不值得同情!」愉安很憤慨:「她身邊有人,怎麼好意思又向他人表白?這根本就是個投機主義者!換了
是我,定要摑她兩巴掌。」

迦藍雙手掩臉輕笑:「這麼暴力嗎?真可怕!」

「對,我就是這麼暴力了!你要是敢一腳踏兩船,我便……」

「你會怎樣對付我呢?」迦藍好笑地看著她。

愉安心裡一酸,竟紅了眼睛:「我便走得遠遠的,不叫你為難。」

「傻瓜。」迦藍看著她泫然若泣的模樣,真是又可憐又可愛,連忙把她擁進懷裡:「我最大的心願,便是和你簡簡單
單,平平實實,無風無浪,一下子便白頭到老了。」

愉安轉悲為喜,賞給迦藍一個纏綿悱惻的吻。




-待續-
 樓主| 發表於 2013-12-4 09:24:56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盡歡吧 - (57)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12-4 09:26 AM 編輯


迦藍打電話給秦臻念,邀請她一起打球,臻念很爽快便答應下來。

第二天,四人在球場見面。

昕悅看見臻念,有一點點不自然,臻念卻完全像沒事人一樣。

愉安已將近一年沒有拿起球拍,但到底年輕,運動神經又強,不到十分鐘已回復狀態,一輪扣殺把臻念和昕悅打得落
花流水。

中場休息的時候,昕悅忘了帶毛巾,臻念拿起自己的毛巾給她細細擦汗。

----不單是昕悅呆住,迦藍和愉安也面面相覷。

下半場,昕悅像是給打了強心針,抽擊飛撲,球球快狠準,迦藍愉安給弄得手忙腳亂。

三盤兩勝,結果是「魚腩隊」飲恨了。

愉安深深不忿,約定下星期再決雌雄。

四個女人出了一身大汗,浴罷,換上乾淨的衣服,坐在茶座裡,聊聊天氣談談娛樂新聞,好不悠閒。

「報紙說,薜芷c開拍新戲,飾演女同志,還有激情床上戲。」昕悅說。

「不會吧?她的形象挺健康的,接拍這麼大膽的題材,不怕破壞形象麼?」愉安很感興趣。

「她接受訪問,也說這是她從影以來最大的挑戰。」昕悅說:「這是一個直人被拗彎的故事。」

說罷,她偷偷看了臻念一眼。

臻念若無其事地說:「這編劇想像力倒豐富,現實生活中這種事的可能性不高吧?迦藍,你說呢?」

迦藍微微一笑:「還是這一句----愛情無關性別。」

愉安伸手過來,和迦藍十指緊扣。

「真羨慕你們。」臻念看著她們相握的手。

「你們也可以。」愉安衝口而出。

「我們?」臻念輕皺著眉:「我和昕悅是老同學、老朋友,怎能和你們相提並論?」

昕悅垂臉色一變,垂下頭來不作聲。

迦藍扯開話題:「你們快來試試這蘋果批,味道還不錯。」

回家路上,愉安說:「我覺得臻念只是口硬,她對昕悅,根本就不是對老同學、老朋友的態度。」

迦藍微笑,不愧是當警察的人,觀察力倒敏銳。

愉安接著說:「她要是對昕悅沒一點想法,怎麼肯跟對方這樣曖曖昧昧?」

「有些女人,要被追求者迫到牆角,才會有所回應。」迦藍說:「但看昕悅怯怯懦懦的樣子,就怕她不懂好好把握機
會。」

「真可惜,我覺得她倆還挺登配。」

「我同意。」迦藍點點頭。「其實只要兩人各走前半步,故事便可以改寫了。」

這天,愉安在盡歡吧向小樂學調酒。

愉安最初還以為調酒有多麼簡單,不就是把酒和果汁倒來倒去,再瀟灑地搖幾把,便大功告成了。怎樣也猜不到原來
調酒的竅門很多,極考工夫,愉安負責任地喝掉失敗品,積少成多,整個人便有三分酒意。



-待續-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XX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貓貓論壇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 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網站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對有關帖子進行舉報。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 同時亦可拒絕會員刪除一切資源或留言的權利(原創除外),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 。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手機版|舉報及投訴|禁言禁訪記錄|

GMT+8, 2017-3-30 01:08 , Processed in 0.150140 second(s), 10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X3.2. Theme By Yeei!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