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尚未登錄,請登錄後瀏覽更多內容! 登錄 | 立即註冊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AD2 AD3
樓主: 方愚

[短篇-其他] 百合短篇小說之一百二十二、生病

  [複製鏈接]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3-3-22 10:17:52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貓之戀 - (1)

聽到大門那邊傳來鎖匙轉動的聲音,林昉言合上書本,膝上銀灰色的波斯貓「公爵」懶洋洋的「喵」了一聲,跳開去。
   
昉言迎上李寶兒:「累了吧?」
   
寶兒伸手摟著她的腰,把臉蛋埋在她的鎖骨窩兒,蹭了幾下,終於舒了口氣:「累死了。」
  
「先洗澡吧!我給你煮點雲吞,好不好?」
  
「好。」寶兒脫掉鞋子,直接走進浴室,她知道昉言已為她準備好替換的衣服。
   
洗了一個滾燙的熱水浴,寶兒帶著粉紅水潤的肌膚來到飯廳,雙手捧起熱騰騰的碗,只覺暖意從掌心直傳到心裡去。
   
昉言坐在一旁陪她,懷裡是另一隻混身雪白的美國短毛貓。
  
「這是『男爵』吧?」寶兒嚥下最愛的雲吞。

「這是『子爵』,男爵四只腳是黑色的。」
   
昉言輕輕搔著「子爵」的小肚腩,牠舒服得像人般打著咕嚕。
  
「是那隻最膽小的吧?我搬來了一星期,才見過牠兩、三次。」
  
「是的,牠比較怕生。」
  
「怕生?這小傢伙忘記我才是牠的親娘吧?」寶兒眨著眼晴:「我也知道生娘不及養娘大----我才養了牠三個月便丟給你。」
  
「這不能怪你,當空姐的,今天到這城市,明天到那城市,那有時間照顧牠?」昉言的笑裡儘是包容。
  
「這倒是真的。」寶兒口裡原諒自己,但心裡也知道這是昉言為她找藉口----這屋子裡共有五只貓,每一隻的親娘都是自己,養娘都是昉言。
   
每個人都說寶兒像貓,連寶兒自己也覺得上輩子也許是貓,同樣的嬌嫞自我難以捉摸。那時候,追求者總送她有關貓的東西,有的,甚至送她活生生的貓兒。寶兒收下的時候笑不攏嘴,及後卻發覺自己最愛的不是貓,而是她自己----跟貓兒摟摟抱抱逗逗弄弄是可以的,但說到要照顧牠們,每天餵食梳毛換貓砂,寶兒卻真的辦不到了。   
   
寶兒每次遇到解決不了的事情,便跑去找昉言。
  
「那不如給我養吧!」昉言自告奮勇地接收貓兒:「你有時間便來看看牠。」
   
----昉言愛貓的嗎?怎麼從不聽她提起?但只要能解決麻煩事,寶兒也不再多想,馬上把「公爵」送到昉言家裡。
   
這樣的事情,陸陸續續地發生著。就是這樣,昉言成了寶兒的私家愛護動物協會,專為她照顧貓兒。
   
----多笨的自己?竟然到了最後,才總算弄明白,昉言愛的,可不是貓……
   
想到這裡,寶兒忍不住伸手握著昉言的手,把它貼在自己的臉蛋上。
  
「怎麼了?」
  
「我愛你。」
   
昉言臉蛋一紅,她還不大習慣像寶兒那樣,總把愛字掛在嘴邊。
   
寶兒心裡暗嘆了口氣,換了個男的,聽到這句話,早把自己擁進懷裡,狠狠
親上幾口。  和這個比自己還要被動害羞的女人在一起,自己還要再主動一點。

但一想到麻煩事還沒有解決,寶兒感到一陣洩氣。
   
昉言對寶兒那微小的表情變化都看在眼內,她反握著寶兒的手,低聲問:「誰讓你不高興了?」
  
「他!還有誰?」想起他的嘴臉,寶兒連胃口都沒有。
  
「不是說會跟他好好談談嗎?」
  
「好話狠話都說盡,他卻總是反反覆覆的這麼一句----死也不要離婚。」
  
「這也難怪,你們結了婚才剛滿兩年。」昉言心裡也替他難過。
  
「但我已不再愛他,強留一個變了心的太太在身邊有什麼意思?」
  
「也許,他還是很愛你吧?」
  
「如果他愛我,那更加應該爽爽快快答應下來----他不該阻止我追求幸福。」
  
「太苛求了吧?你現在要他放棄的是兩年的衾枕情,不是一張舊報紙,換了任何人也難以割捨。」

「衾枕情?他要是有念一念這所謂的衾枕情,又怎會搭上那女人?」

「但……」昉言垂下眼晴:「我們也有不對的地方。」

「我也承認,我對這段婚姻是不投入,我沒有盡好太太的本份,所以我只希望他趕快在分居協議書上簽名----事情一日不辦好,我便一日寢食難安。」

「是我不好,讓你吃苦。」

「是的,都是你不好。」寶兒刁蠻地朝她的手背咬下去。

-待續-
成為貓壇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貓騎士 ( 3k - 5k )

Rank: 10Rank: 10Rank: 10

人氣之王勳章貓貓論壇11週年繪畫比賽季軍

發表於 2013-3-22 16:44:31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不以為悍<<<不以為意?
怎麼最後好像說得好像是自殺了
不過,男人跟女人的愛情還真的頗不同呢
一般來說
在愛情裡,男性都是要去關心別人的一方
很少會反過來的需要被關心
所以到頭來,其實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去關心別人
相反,女性則需要別人的關心
所以自然也更明白別人需要的什麼了
成為貓壇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3-4-2 13:29:29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你的分析很透徹,佩服!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3-4-2 13:32:00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貓之戀 - (2)

  
昉言感到一陣輕微的剌痛,卻坦然地任著寶兒發洩----是的,要不是自己,寶兒也許不必像現在這麼鬱悶。
  
「你要是早點開口,我也不致走了這麼多冤枉路。」
   
早點開口?昉言苦笑著搖搖頭。
   
----那是遠古以前的事了。

昉言十三歲隨父母從北京移居香港,住在寶兒的隔鄰,也成了她的同班同學。
   
昉言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學懂說廣東話,後來學曉了,已養成的沉默木納卻改不掉。但不知怎的,寶兒卻最喜歡逗昉言說話。
   
於是兩人成了好朋友----昉言各科的成績都是上上等,寶兒認識她以後,功課測驗考試全都不用擔愁。
   
寶兒的時間都用來尋歡作樂,她的男朋友多如天上繁星,菲臘艾迪泰臣約瑟史提芬。寶兒總愛扯著昉言,把自己的羅曼史巨細無遺地一一陳述。
   
寶兒對昉言完全信任,沒保留一絲秘密----連第一盒驗孕棒都是央求昉言代她去買的。
   
昉言卻在心裡守了一個大秘密,死也不敢告訴寶兒----她愛她,自第一眼開始。
   
昉言自己也不敢接受這現實。
   
也有追求昉言的男孩子,昉言也強迫自己出去走走,但總覺得不是這麼一回事。
   
到了後來,她甚至跟女孩子出去,竟也發覺別扭。
   
昉言這才知道,自己不愛男孩子,也不愛女孩子,她愛的是寶兒,不管寶兒是男還是女,自己愛的便是李寶兒
   
昉言從來沒有想過要告訴寶兒。
  
「為什麼你一直不肯告訴我?」寶兒鍥而不捨地追問。
   
昉言撫著寶兒柔軟的髮絲:「我總認為只有一個好男人才配得上你。」
   
寶兒的運氣卻一直不好,遇上的都不配她。
   
寶兒的第一個男朋友是學校裡的運動健將,高大帥氣,但嫉忌心強得彷彿要把寶兒身邊所有的雄性都殺掉。
   
接著是位副教授,文質斌斌,想不到卻是花心蘿蔔。
   
再下來是位有家室的成熟男士,兩人糾纏得最久,讓寶兒傷透了心。
   
還有那孤傲自卑的藝術家和四處留情的飛機師以及其他其他……
   
寶兒的情史雖多,卻是一個重情的人。每一次戀愛都是全情投入,弄得遍體鱗傷。
   
寶兒每次受了傷,便去找昉言,讓昉言陪著她大哭大醉。
  
「那夜,為什麼又要告訴我?」
   
嚴格來說,昉言沒有告訴過寶兒什麼。是寶兒半醉中擁著昉言,哭著問,為什麼這世上總沒有真正愛她的人。

昉言一時控不住心裡苦,衝動地在寶兒的額角深深印下去。
   
----寶兒往常也會偶然輕啄昉言的額角面頰嘴唇,但大家都知道這是姐妹淘間的親暱,沒什麼特別意思。
   
但昉言這個吻卻讓寶兒驚惶不已,朦朧中像是意識到什麼,她捂著自己的前額,睜著圓圓的眼晴,不安地看著昉言。

「……寶兒……我……」

「……對不起……」

「…...我送你回去吧!」

寶兒也知道這樣叫昉言難受,但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她心裡亂作一團,也不知怎樣應對才是,只好沉默著。
   
昉言卻把寶兒的沉默當成了斷然的拒絕和否定。
   
----昉言不僅是傷心,而是羞愧,自覺無顏面對寶兒,像是單方面把十數年的友誼糟蹋掉。昉言內疚得透不過氣來,只好選擇逃避。
   
這一夜,昉言眼睜睜守到第二天。回到公司,便向蕭老板申請調職新加坡當開荒牛。

「你肯請纓,我當然很高興,但你可要再考慮清楚?這計劃很龐大,最起碼也要三十個月時間才完成。」蕭老板好心勸昉言。

「我考慮得很清楚了,我想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寶兒知道你這個決定嗎?她不反對?」蕭老板也認識寶兒,知道她們的關係
很密切。

昉言垂下眼睛:「我最快下星期可以動身。」

「那好吧,我會儘快安排。」

就是這樣,昉言帶著五頭貓離開香港。
   
待一切安頓下來,昉言才發電郵通知寶兒。
   
寶兒也分不清自己是驚詫生氣還是傷心,就這樣坐在電腦前,怔怔地落下淚來。
  
「你讓我知道了,卻又偷偷溜掉,可知道我有多難過?」寶兒說起心頭恨,不禁在昉言手臂厚肉的地方再狠狠咬上一口。
   
----自從昉言離開後,寶兒驀地發現自己從來沒這麼茫然過,心裡一直不踏實,沒一絲安全感。以前,不管她多傷心多失意,昉言總會守在那裡,聽她傾訴,給她鼓勵,很快,寶兒便會再次站起來。但這一次,寶兒知道只能靠自己……
  
昉言揉著痛處,卻不敢呼痛,只低低說了句:「但你結婚了。」
  
「因為他求婚了。」

當時的寶兒徬徨虛怯疲憊,只想找雙溫暖的手,結實的肩膀,而他適時地出現了----是的,他不是特別的英俊、特別的聰明或是特別的富有,他只是在適當的時候出現在寶兒身畔。
   
他倆馬上飛往拉斯維加斯結婚。
   
像是報復似的,寶兒也是用電郵通知昉言自己的婚訊。
   
收到這消息,昉言固是哭了,狺]笑了------終於,十數年的苦戀謝幕了。
   
那時候,幸好有這幾頭貓,牠們都像是知道了昉言的傷心事,時時刻刻輪流地依偎著昉言左右,給她舔傷。

-待續-
成為貓壇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3-4-8 13:46:37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貓之戀 - (完)

寶兒的聲音帶著酸:「你不是也有了蔡醫生麼?」
  
「不是的,我說過好幾遍了,那時候,侯爵背部長骨剌,她是牠的主診醫生,所以我們走得比較近……」
  
「哼!誰信你?」寶兒嗔說。
  
「是真的,回港後,我跟她也沒什麼聯絡了。」    昉言發著窘,她是老實人,竟然向寶兒全盤交代了和蔡醫生的一段小插曲,讓寶兒拿著話柄,動不動便拿出來當武器。
   
事實上,昉言很感激蔡醫生,除了因為她救了侯爵外,還因為她讓昉言回復了點點自信。
   
----蔡醫生是一個很可愛的女郎,她笑的時候,露出小小的虎牙,竟然和寶兒有幾分相似,昉言看著她,總會看得入神。

那一夜,昉言跟蔡醫生吃晚飯。

「蔡醫生,我真的很感激你救了侯爵。」

「這是我應該做的事。」蔡醫生說:「現在也很少見這麼盡心盡力照顧寵物的主人了----你真的把它們當孩子吧?」

昉言微笑:「這全是朋友讓我代為照顧的,不能有什麼閃失。」

「朋友?」蔡醫生輕聲問:「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朋友吧?」

「是的,很重要。」昉言心窩一陣發麻,忍不住吐露心聲:「……她已經結婚了。」

這話有點沒頭沒腦,但蔡醫生卻聽明白了:「你……你還在等她麼?」

「不,我只是……」昉言也不知自己想說什麼。

「昉言,你是個很優秀的人,值得讓人好好珍惜和愛護。」蔡醫生很直接了當:「我很願意當這個人。」

「我……」昉言有點失措,想不到她會表白:「我很榮幸,可是……」

「我知道你對感情很執著,不是這麼容易便接受別人,不要緊,我可以等。」

「我總是要回香港的。」

「這不是問題,我也可以到香港開診所。」

蔡醫生不絕約會昉言,百折不撓。

昉言心裡感動之餘,也不禁偷問自己:「蔡醫生漂亮成熟大方善解人意,對自己也很包容和珍視。為什麼不是她?」
   
答案其實就在昉言心裡----彷彿,寶兒便是昉言心頭那最後一塊砌圖,只是她,只有她,才能填滿昉言心裡那片空白。其他的,不管顏色多漂亮,形狀多優美,不行,就是不行。

到了後來,蔡醫生也終算明白過來,不得不黯然而退。
   
昉言的公司在新加坡已上軌道,她給調回香港。
   
昉言猶疑了好久,也受到老同學江迦藍的鼓勵,才總算有勇氣約寶兒出來聚舊。

一別三年,昉言看著寶兒略嫌尖削的俏臉,心裡酸得直想落淚。

「寶兒,你好嗎?」

「還不錯。你呢?」

「我也很好,你……先生好嗎?」昉言一向不善辭令。

「我們不要說他好嗎?」

「五隻貓兒也過得很不錯,但因年紀都有點大了,難免有點小毛病。」昉言努力找話題:「你什麼時候有空,可以到我家看看牠們。」

「我會去看牠們的。」寶兒有點急躁:「聽迦藍說,你已回來了快兩個月,為什麼不來找我?」

「我……」昉言拿著咖啡杯的手抖了一下:「對不起,是我忙昏了。」

寶兒蹩著眉頭,不讓昉言敷衍過去:「蕭老板說那計劃半年前已差不多完成,你怎麼不早點回來?是誰叫你留連忘返了?」

「我要等接手人熟悉各項細節才可以放手,」昉言連忙解釋,雖然,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解釋。

寶兒低聲問:「這些年來,你身邊可有人?」

昉言不敢看寶兒:「我……我習慣了一個人過日子。」

寶兒笑笑,裝作若無其事,其實心裡都是苦水。

本以為事過了,便情遷了,寶兒卻想不到,當自己再次看見昉言,才真正弄明白,這三年來,自己總是悵惘頹然懨懨無緒的原因。

----這一切會不會太遲了?林昉言心裡,還有李寶兒嗎?兩人走在一起,合適麼?

千思萬緒在心裡縈繞盤旋,終於,寶兒忍不住了,半夜跑到昉言家裡去。

「昉言----」寶兒看著眼前的她,一句話還沒說完,眼淚便掉了下來。

昉言當然嚇了一跳,卻直覺認為一定是寶兒的丈夫叫她受委屈。

「寶兒,別哭別哭!」「有什麼不開心的事,你慢慢告訴我!」「是他嗎?是他待你不好麼?還是你們吵架了?不要緊的,事情總有解決的方法……」

聽到昉言溫柔地慰解自己,寶兒哭得更兇了。

----的確,他是有外遇了,她半年前便已知道。這婚姻算是失敗了,寶兒心裡卻明白,這斷斷不能只責怪他。

此情此景,竟跟三年前那一夜幾乎一模一樣,昉言的心在慄動,死也不敢再看寶兒,看起來就像是無動於衷。
   
當時,也不知那來的勇氣,寶兒抬著淚眼問昉言:「你心裡還有我麼?」
   
昉言震驚了,一時不懂反應。
   
寶兒擦擦淚,站起來。
   
昉言猛然拉著她的手……
  
「你把那天的話再說一遍。」寶兒說。
   
昉言的臉又是一熱:「你都知道了,還要我說麼?」
  
「就是要你親口說,最少每天一遍。」
   
昉言帶著靦腆,輕輕的說:「我心裡只有你,從前現在將來一輩子也只有你。」
   
寶兒瞇著眼睛笑了。
   
這時候,那長著虎紋的緬因貓躍上餐桌,用尾巴撩撥寶兒的手,寶兒伸手去撫摸牠,牠卻竄走了。過了一會,牠跳到寶兒手邊,輕蹭起來。寶兒再伸手,牠又逃。然後又走過來。這次,寶兒放開手了,牠卻倚偎著寶兒,一下又一下的舔著她的掌心。

「伯爵的性子最難以捉摸了,你說是麼?」寶兒嬌嚷。
   
昉言點著頭,想笑了,卻又不敢。

-全文完-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3-4-12 10:40:53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一夜之後 - (1)

    梁晞和瞪著這頁書已快半小時,書上每個字都看在眼裡,卻進不了腦袋。也難怪,晞和的腦海裡全是鄭以靜的模樣,已沒有一絲空隙。
    再也按捺不住心底的紊亂,晞和咬咬牙,拿起手提電話,找到以靜的電話號碼,正要按下去,卻又馬上猶豫起來。
   
     ----一開始,以靜已說得很清楚,兩人只有那一夜的情份。這是遊戲規則,在進場之前,大家必須弄清楚。
    晞和也不想破壞規矩,只是身不由己----一夜之後,她忘不了她。      

    晞和回想起那夜,她跟以靜相約在一間小小的餐廳。

    晞和早到了十分鐘,卻看見一個藍衣女郎坐在那裡。燈光有點暗,角度也不對,晞和只能看到對方模糊的輪廓。

  「是她了。」晞和的直覺卻告訴她。

    晞和有一剎那的躊躇----這一步走過去,後果是不是她真的可以承受的?

    和陌生人共渡一夜,這是以前的她絕對不能想像的事。

    晞和自小便是一個乖巧聽話循規蹈矩的模範生。她的人生路一步步走過來,從來沒有走錯過----呵,當然,除了她不愛男人……

    那為什麼要找來一夜情?真的是為了那需要麼?晞和心裡清楚,她只是不想一個人過生日。這
也是晞和和前度女友分手的紀念日。

    ----對,前度女友實在很過份,特別挑了這麼重要的日子跟她說分手,看起來,就是想讓晞和一輩子也忘不了這個人這件事。晞和不懷念這個人,卻很懷念兩個人緊緊相擁著的溫暖。

    晞和深呼吸,然後走過去。

    察覺到眼前光影的改變,以靜下意識站起來,迎上晞和的微笑。

    晞和打量著以靜,她長髮,臉型略方,眼睛是水靈靈的,皮膚淨白,不算很漂亮,卻絕不難看,穿著毛衣長裙,顯得斯文大方。

    以靜也打量著晞和,她短髮圓臉,穿著黑色西裝加小背心,全身沒有多餘的飾物,清清爽爽的,全身散發著一種乾淨的氣質。

    這第一個印象,大家總算是合格了。

  「梁晞和。」「鄭以靜。」兩人握握手。以靜的手指微涼,晞和的掌心卻是火燙,兩人稍一接觸,便把手鬆開了。

    兩人面對面坐下來。  

  「聽說這裡羊架很不錯,我們要不要試試看?」晞和有點緊張。

  「你說過最近有點燥熱,」以靜的聲音很溫柔:「最好不要吃羊了。」

  「嗯。」晞和小小的感動了一下----她居然把自己的話放在心上。

    她們點了菜,然後從喜愛的歌手聊起。

    ----遠在這次會面以前,她們已用電郵通訊了近兩個月,兩人對對方也有著
慨括的了解----人們都說在網絡世界裡,謊言滿天飛。但晞和告訴以靜的,都是真話,她相信以靜也是一樣。她們相似的地方是這麼多,喜愛的書、電影、歌曲、食物和旅行的地方,像是雙生兒。

她們這頓飯吃了近三小時,很是愜意。

「這是生日禮物,希望你喜歡。」以靜捧上一份包裝得很精緻的禮物。

晞和很驚訝:「你怎麼知道今天是我生日?我應該沒有告訴過你吧?」

「第一,  我記得你是雙魚座的。第二,你定約會的日子不在星期五六日,反而
定在最少人出動的星期一,這說明今天對你來說,是個頗特別的日子,所以我猜是你的生日。」以靜微笑說:「即使猜錯了也不要緊,就當是補祝或預祝你生日好了,不是也挺有意思麼?」

「呃……謝謝你。」

「打開來看看可喜歡。」

晞和把禮物拆開,那是一條很漂亮的圍巾。「你說過你容易咳嗽,那是氣管
敏感,要好好保護喉嚨,不要讓它著涼。」

看著眼前這個心竅玲瓏的女郎,晞和感動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我很喜歡,謝謝你。」

「小意思而已。」

晞和看看錶,覺得時間還是很早,於是提議到酒吧喝酒。

以靜笑著點頭。

晞和把以靜帶到盡歡吧去。老板江迦藍是晞和的朋友,把她們安置在一個僻靜的、不受別人騷擾的角落裡。

「你常常喝酒麼?」以靜問晞和。

「心情不好或是很好的時候,也會喝上兩杯。」晞和老實地回答:「但酒量不好。」

----晞和喜歡喝烈酒,一小口接著一小口,火舌般的灼熱猛地湧上腦際,頭變得一邊輕一邊重,帶著輕微的暈眩,那緊繃著的心弦不知不覺便給放鬆了。

「儘量少喝一點,對身體不好。」

「呃……好吧。」

晞和喝了兩口酒,膽子便大起來,趁以靜不為意,越坐越近,甚至,可以感受到以靜的氣息。

以靜那白晰的手擱在沙發上,在晞和眼裡,便是美味的誘餌。晞和忍了又忍
,不想給以靜誤會是急色兒,但最後也鎖不了心猿,悄然把手覆蓋在以靜的手上。

以靜輕輕抽手,卻沒能把手抽掉。晞和更乘勢把她的手握在手裡,一會兒,還交纏著她的手指。以靜沒有再掙開,晞和不禁沾沾自喜起來。

-待續-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3-4-19 10:43:58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一夜之後 - (2)

晞和把手環過去扶著以靜的肩膊。以靜沒有躲開,反而枕靠著她。晞和的頸窩給以靜的髪梢輕拂著,只覺得連帶心窩也是癢癢的。
   
晞和轉過頭,把一個吻輕輕印在以靜的額角上。
   
以靜閉上眼晴,晞和大著膽子吻上以靜的唇。
   
以靜的唇瓣帶著甜香,軟軟的,涼涼的,像是果凍,叫人忍不住啃咬著不願放開……
   
以靜微微用力推開晞和,低聲說:「回家去吧!」
   
晞和把以靜帶回家。
   
一進大門,晞和便擁向以靜,以靜輕盈地往旁邊一閃:「先洗澡好麼?」
   
晞和不好意思地點點頭,為以靜取來全新的毛巾和浴袍。
   
以靜浴罷,從浴室走出來,穿著雪白的浴袍,微濕的長髮披在一旁,散發著晞和熟悉的清香。晞和的心不覺噗噗亂跳起來。
   
晞和勉強裝著鎮定,也進浴室洗澡了。
   
身體給熱燙的水沖擊著,晞和血管裡的血液更是澎湃,連額角也幾乎要冒出熱汗來。她慌忙把水溫調低,卻又凍得她直打哆嗦。她手忙腳亂地調好水溫,趕緊把自己洗擦乾淨。
   
晞和踏出浴室,看見以靜正坐在床邊,半垂著臉,不知在細想什麼。這份嫻靜寧謐觸動著晞和心窩的柔軟處,把所有的躁動都一下子安撫下來。

晞和把以靜拉到梳軷^前,讓她坐好,拿起風筒為她吹狨Y髮。晞和的手指在以靜柔潤的髮絲裡穿梭著,心裡載著滿滿的溫馨。
   
髮絲漸乾,晞和卻彷彿不願放手。
   
以靜微笑著,取過晞和手裡的風筒,也為她吹乾頭髮。順勢,為她進行頭部按摩。以靜的手法很地道,晞和舒服得昏然欲睡。
  
「你看來累極了,我替你按按背可好?」以靜柔聲說。
   
晞和咪著倦眼: 「嗯。」
   
以靜讓晞和俯臥在床上,緩緩地揉捏著她的耳背、後頸、肩膊和背部。漸漸地,晞和整個人都放鬆了,軟得像團泥巴。

「……以靜……」晞和輕聲喚以靜。

「什麼?」以靜把耳朵湊近晞和嘴邊。

「謝謝你!」晞和順勢吻上她的耳垂:「今晚我真的很高興。」   

晞和翻身坐起來,拉著以靜的手,把她擁在懷裡。兩人的唇片湊得極近極近,氣息呢喃般傳送著。
   
一個吻燃燒了兩人,浴袍鬆開,兩副同樣美麗的嬌軀交纏起來......   
************************************************************

看著眼前人,以靜不禁臉色一變:「你怎麼會找到這裡來?」
  
「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談談,好不好?」晞和哀求著。
   
以靜也不想在大街上與晞和拉拉扯扯,於是隨她走進附近的咖啡店。
   
點了飲品,一待侍應離開,晞和便迫不及待地問以靜:「你為什麼不聽我的電話?也不回覆我的電郵?」
  
「你為什麼找我?」以靜沉著臉。「我們不是說好了,不再找對方麼?」
  
「我想念你了。」晞和低聲說:「你呢?可有想念我?」
  
「沒有。」以靜的聲音有點冷:「你不要再找我。」
  
「為什麼?」
  
「一夜情有一夜情的規矩,我不想糾纏不清。」
   
----當日,以靜已提醒過晞和,一夜之後,她們便是陌路人,再也回不去
做對網絡知己。
  
「規矩什麼的,我知道,卻不想遵守。」晞和輕輕的說。

「你是成年人,怎能像小孩子般撒賴?」以靜瞪著晞和。
  
「正因為我是成年人,我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也知道要靠自己爭取-----我想認認真真地跟你進一步發展
。」
   
這時候,侍應送來咖啡,以靜呷了一大口,藉以穩定內心的慌亂:「你真是純情,第一次玩一夜情的人都較純情,只要你多玩幾次,就不會再有這麼古怪的想法了。」

晞和漲紅了臉:「有了你,我絕對不會再找一夜情。」

「你知道什麼是一夜情嗎?大家所要的就是放緃放任無壓力的一夕歡娛,天亮以後,各自回到自己的崗位,做回自己的角色。」
  
「稍有常識的人都不會嘗試在一夜情人中找對象----在晩上的好情人,不可能
是白天的好伴侶。與其終有一朝會失望,不如從不開始。」

以靜看著晞和蒼白的臉容,心裡也不禁泛著絲絲不忍,但是,她覺得自己有
責任譲這天真的人面對現實。否則,她將來受的傷一定更重。終有一天,她會感謝自己。

但她小看了晞和的決心:「如果我說,我還是想跟你試著發展,你可以給我機會麼?」
  
「謝謝你的好意,但這是不可能的。」

「為什麼?你不是說心裡早已沒有她?」她是以靜的舊情人,兩人已分開了三年。

「我是不再掛念她,」以靜咬著唇:「卻不代表我要跟你走在一起。」

「我真的這麼差?」晞和苦笑著:「你居然想也不想便拒絕?」

「我不會考慮你,也不會考慮任何人。我不想從新適應別人的喜惡興趣生活習慣。」以靜緩緩的說:「我只想清清靜靜過日子。」

-待續-

貓騎士 ( 3k - 5k )

Rank: 10Rank: 10Rank: 10

人氣之王勳章貓貓論壇11週年繪畫比賽季軍

發表於 2013-4-23 16:25:57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把自己的羅曼史巨細無遺地一一陳述<<<鉅細靡遺
感覺這篇的標題……
好像有點不太突出
話說,方愚大其實是男是女?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3-4-26 10:23:44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擴世白龍 發表於 2013-4-23 04:25 PM
把自己的羅曼史巨細無遺地一一陳述

女的。會失望嗎?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3-4-26 10:28:08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一夜之後 - (完)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3-5-3 10:55 AM 編輯

晞和明白以靜的想法,她也害怕麻煩,她也怯於付出,但她實在不想錯過這個讓她心動的女人

晞和繼續努力:「我是很有誠意的,請你給我一個機會。」

「我不是懷疑你的誠意,但坦白說,你現在是一時衝動,就像小孩子千方百計要得到新興的玩具,很快便會生厭。」

「一年,」晞和看著以靜的眼睛:「我用一年時間証明給你看,我對你可不是一時衝動—--接下來的日子,我不會到網站識新朋友,不會跟別人談戀愛,更不會找一夜情----專心一意等你。」

「一年之後,你不會再對我感興趣。」

「要不要打個賭?如果我做到,你便給我機會和我開始。」

「如果你做不到呢?」

「我以後不再騷擾你。」

「這一年裡,你也不能騷擾我。」

「只發電郵給你總可以吧?你大可不必回覆。」

以靜沉默良久,終於點點頭:「好。」   
   
晞和孩子氣的伸出手,要與以靜擊掌作實。以靜抿著嘴,伸手與她輕輕一碰。
  
晞和守著諾言,每天上班下班,一有空便給以靜寫電郵,向她訴說著生活的點點滴滴。

「以靜,你好嗎?我很好,也很想念你。」

「從明天開始,我會每朝晨跑----我要擁有健康的身體,才可以好好照顧你。」

「你不是想到南美自由行嗎?我報讀了西班牙文,到時候,我負責對外溝通,你負責認路,我們搭檔同行。」

「我今天去報名學車,將來讓我來鴐車接送你上下班,你便可以多點時間好好休息了。」

「我記得你很喜歡吃甜品,我會用這一年的時間拜師學藝,立志把你養胖。」

「今天到客戶公司開會,正是你工作的那幢商廈,我心一直噗噗亂跳,一方面很想遇見你,一方
面又害怕,只擔心你誤會我破壞約定,判我死刑。」

「我決定戒酒。」

「終於學曉了一句西班牙文----我想念你。」

「教車師說我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鬼才----教他膽戰心驚!」

「今天剛學曉做芝士蛋糕,味道還行,你一定要嘗嘗。」

「這個中秋,我朋友提議去黃山賞月,我推了她,因為我想跟你一起去。」

「近期流感很厲害,我也感冒了,你務必要小心身體,好好保重。」

「我又胖了一公斤,不得了,我要馬上開始積極減磅,我不想你嫌棄我。」

「我買了幾本南美的旅遊書,開始做筆記和計劃行程,當然,具體細節還是由你決定。」

「筆試通過了,我獎勵自己,吃了一桶肯德基家鄉雞。」「甜品老師今天教我們做焦糖燉蛋,我成功了。」

「昨晚,我夢見你了。」

「我要努力儲蓄。」

「一年,  為什麼是一年?我真笨,說一個月不是很好麼?」


「下星期便是萬聖節了,我會陪小外甥到海洋公園哈囉喂,你呢?」」


「我下星期要到上海出差,一個月,我會好好照顧自己,不用擔心我。」

「表妹說我做的蛋糕終於可以給人類食用了,我會負責設計及製造她兒子五歲生日會的蛋糕。」

「聖誕節,我家擺放了聖誕樹,是我親手做的,相信你會喜歡它。」

「最近天氣很乾燥,你多喝點蜜糖水。」

「新同事約會我,我第一時間拒絕了,我不會讓自己有任何機會背叛你的。」「我懂得用西班牙
文求醫了,一般的情況難不到我。」

「明天考路試,很緊張。」

「天,我有鴐駛執照了!我終於可以買車了!但會等你陪我去選。」

「我舉辦了一個甜品派對,好評如潮。」

「什麼時候才可以再見你?我快發瘋了!」

「下個月便過新年,你有計劃到外地玩嗎?」「天氣報告說,明天氣溫驟降,你要穿厚一點的衣服。」

「聽說京都的櫻花很漂亮,等著和你同去欣賞。」

「我終於把酒戒掉。」「我升了職,加了人工,買了一對手錶,你一隻,我一隻。」

「居然有人勸我參加速對飯局,我很自豪的告訴她,我可不是自由身。」

「我逛商場,看見了小王子和玫瑰園的手版模型,買下來,等著送給你。」

「這個月,我天天加班,才沒有每天寫電郵給你,絕對不是因為我放棄了----
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過兩天便是情人節了,時間過得真快,希望下一次的情人節,可以與你一同慶祝。」

「下星期大會堂的畫展,你會去嗎?你放心,我不是無賴,不會去那裡扮偶遇
的。」

「生日快樂!我給你準備了生日禮物,先給你保管著,很快便可以親手送給你了。」「很快便會再見了,我很緊張,你呢?」

「你不會食言吧?」

「明晚七時,我會在第一次見面的餐廳等你,不見不散。」

*******************************************************

這一天,晞和六時半便到了餐廳,並找回上次的座位。

每當有人進入餐廳,晞和便緊張地尋找以靜的身影。可惜的是,每次都換來失望。

七時、七時十五分、七時半……----晞和告訴自己,一年也可以等了,不差這幾十分鐘。

餐廳的大門再次被推開……

-全文完-

貓騎士 ( 3k - 5k )

Rank: 10Rank: 10Rank: 10

人氣之王勳章貓貓論壇11週年繪畫比賽季軍

發表於 2013-4-26 11:17:00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下星期便是萬節了<<<萬聖節

嗯~這個倒不會
只是個人觀感上覺得方愚有點像是男性用的名字
但文章性質卻較像女性
所以才會問問而已~
這篇感覺跟之前的故事有點不同呢
不論是角色的個性還是結局
都來得很直接
沒什麼很傷悲的苦惱呢
話說
江迦藍這個角色之後有機會做主角嗎?
間中會出現的說(在前兩篇中)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3-5-3 10:56:46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擴世白龍 發表於 2013-4-26 11:17 AM
下星期便是萬勝節了

已修改,謝謝指正。

迦藍會獨立成篇,敬請留意。(賣廣告 )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3-5-3 11:01:19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曖昧 - (1)

秦臻念的手白皙、柔軟、微涼,童昕悅輕輕握在手心裡,彷彿害怕把它握壞了。

但很快,昕悅的手指已不願服從大腦的命令,只管急切地尋找各自的歸宿。十指連心,酸酸麻麻的感覺直送到昕悅的心窩裡,亂了它的節奏。

半昏半亂中,昕悅竟然想不通,為什麼臻念沒有摔開她的手?

昕悅只覺得每一步都像是踏在雲端上。

想不通也就算了,這笨蛋,她居然開口問:「……呃……我們……這樣可以麼?」

臻念不想她太得意,便這樣回答了:「我和別人也常常手牽手,你別多想!」

「哦。」昕悅的失望和沮喪掛了一臉。
   
----的確,姐妹們手牽手是很普通的事。要有別的想法,那是閣下的事,
別亂扯上別人。

臻念真不明白,這個也算是過盡千帆的人,情商竟然低得近乎零。

兩人靜靜的走著,誰也不再說話。

「……你……還是別送我了。」昕悅有點害怕這種氣氛,不知怎的就是想逃離現場,讓自己冷靜下來,想一想。

「也沒多少路了。」臻念輕輕的說。

昕悅衝口而出:「你是不是捨不得我?」

臻念瞪了她一眼----這混蛋。

昕悅心裡不免有點委屈----她真的是笨蛋麼?她只是做夢也不敢想像,自己暗戀了近五年的女神,居然會對自己發送著這種曖昧的信息。

這種好事怎麼會落在她頭上?

更何況,嚴格來說,自己還不算是自由身----昕悅正與前度女友拖拖拉拉,
藕斷絲連中。

昕悅剛剛才向臻念訴說著自己的苦惱,難道,臻念想乘虛而入?

昕悅禁不住伸手敲敲自己的腦袋。

「幹什麼?」臻念問。

「…我…我讓它別再胡思亂想了。」昕悅老老實實地回答。

臻念給她的孩子氣弄得啼笑皆非----這人,彷彿從來沒有長大過.......

昕悅和臻念相識在少年時。
   
大學一年級,人生最美好的時光,年青驕傲跳脫飛揚,彷彿天下沒有辦不到的事。時間都花在談戀愛、當幹事、辦活動裡。書倒不會不念,但總是給排到最後的位置。
   
校園很大,她們也不同系,按道理是不大有機會碰上的。但不知為什麼,兩人總可以在廣場、圖書館和飯堂碰面。
   
臻念對這個子小小的女孩印象特別深,總是見她身邊圍著人,發著清脆的笑聲。同樣地,昕悅也特別留意這個漂亮的獨行俠。   
   
雨夜,雷聲轟轟,臻念在圖書館啃書本。
   
昕悅走過去拍拍她的肩,問:「你打算唸到什麼時候?我送你回宿舍去吧!」
  
「哦!不用了!」臻念很是意外:「我有帶傘子。」
  
「正好,我沒帶傘,你送我一程好嗎?」

臻念怔住,竟不自覺笑了。
   
她倆撐著小小的雨傘,在雷雨下,靠得很近。臻念不習慣這種距離,她稍微挪一下身子,卻被昕悅摟住了肩膊,只聽她耳邊喃喃地唸:「靠近點,靠近點,生病了我可賠不起。」
   
到了昕悅的宿舍,昕悅從背包裡掏出一個小盒子,塞到臻念手上,輕笑著:「謝謝你,明天見。」
   
臻念回到自己的宿舍,洗了澡,坐在床上,打開那小盒子。裡面是一塊手造的、造型簡拙的巧克力,還有張小卡片,上面寫著:「明天一起吃午飯,12時,飯堂,童昕悅。」
   
就是這樣,她們成了朋友。
   
臻念沉靜內斂,昕悅活潑外向,兩人看似沒有交集點,但也許正是兩個極端,兩人竟相處得極和諧,還飛快地,成了好朋友。
   
在別人眼裡看起來,兩個漂亮的女孩站在一起,便是一幅美麗的圖畫。
   
臻念敏感細膩,遠在昕悅認清自己的心意以前,她已隱隱感覺到兩人對另一方的依賴和眷戀有點超乎尋常。
   
臻念到網站搜尋關於同性戀的資料,了解到那是一個猶如異端般的世界。她撫心自問,實在沒有勇氣去走和別人不一樣的路。所以她故意答應跟班裡的高材生約會。
   
昕悅直覺認為臻念與那人郞才女貌,是一對璧人,心裡很是羨慕。但又發現馬上,自己的心頭總是掛著無以名之的悵惘。
   
昕悅念的是心理學,便自以為是的安慰自己,認定這是一般小孩子被搶走注意力的妒忌。所以她也馬上找了個男朋友。
   
昕悅總愛拉著臻念這一對出去,組織四人行。
   
漸漸地,連神經最粗的男孩子也發現她倆人之間的氣場有異,她們總會在有對方的場合與自己親暱些,然後在對方離開後冷淡下來。
   
昕悅很快便發覺自己對這男朋友越發不耐煩,借些小爭執,便與他分手。
   
明明是自己提出分手,昕悅卻連自己也欺騙起來,擺著受害者的姿態,跑到臻念那裡去哭訴。
   
也是一個雨夜,昕悅彷彿哭倦了,躲在臻念的被窩裡不出來,臻念沒辦法,只好也坐到床上去,借她肩膊讓她倚靠一下。
   
昕悅靠在臻念懷裡,心跳得很快很快,在瀝瀝的雨聲下,竟也清晰可聞。
   
----
這是她們這輩子靠得最近的一次。

-待續-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3-5-10 09:49:22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曖昧 - (2)


終於,昕悅認清了自己的心意。
   
可是,昕悦不單沒有勇氣去找臻念告白,反而慢慢疏遠了她----昕悦的思想很簡單,她覺得臻念的男友對臻念很好,兩人也挻相配,自己不能做那破壞別人好事的惡毒女巫。
   
這時候,昕悅班裡來了一個美國交流生,對她展開了猛烈的追求。那人叫洛奇,是個充滿侵略性的女孩子。

「……你整天跟著我,是什麼意思?」昕悅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問她。

「追求你啊!」洛奇很理所當然地回答:「我表現得這麼明顯了!」

「可是……」昕悅攥著衣角:「我和你也是女孩子。」

「我喜歡你,無關性別。」

「怎會無關?上帝不會容許這樣的感情發生。」

「人類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創造出來的;何況神愛世人,怎會因性取不同而離
棄我們?」

「我家人也不會同意。」

「也許你小看了他們的包容力,他們愛你,自然會尊重你的意願。」

「我只想要一份簡簡單單的愛情,不想被別人指指點點。」

「別人的意見太廉價,只要自已快樂,何必理會別人的目光?」

「好吧!問題是,我對你沒有感覺。」

「感覺和氣氛一樣,是可以營造的。你嘗試放開懷抱,用心感受一下我的誠意好嗎?」

「可是……」

「可是?你心中可是有著別人?」

「沒有。」昕悅馬上否認。

「是秦臻念吧?」

「你在胡說什麼?」昕悅的臉漲紅了。

「我沒有胡說,你連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樣。」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既然對她沒意思,何不給我一個機會?」

昕悅完全招架不來,三、兩子便給她追到手。

洛奇大膽熱情,人前人後也毫不忌諱,總愛跟昕悅牽手偎靠親吻。她倆的艷史傳遍整個校園。
   
臻念冷眼旁觀著這一切,沒什麼表示,待昕悅也是不冷不熱。但很快,她和男朋友卻分手了。
   
一年後,洛奇要回美國,昕悅和她兩人異地相隔,拖拖拉拉了差不多一年才正式了斷。
   
這時候,臻念和班裡的助教發展得正順利,昕悅還戲言將來一定要當他們的伴娘。但最後,這段戀情也是無疾而終。  
   
昕悅和臻念也畢業了。
   
兩人畢業後,各自為生活奔波,也各自編寫著幾段或深或淺的愛情故事。一晃眼,便是兩年過去。
   
這兩年來,兩人雖也有定時聚會,但話題多是時裝娛樂旅行情報等,很是泛泛。
   
昕悅和臻念也不約而同地以為,她倆便這樣混著過一輩子。
   
說起來,臻念真有點恨,恨昕悅那天無緣無故捅穿了兩人之間的薄紙。
  
「你可知道,我喜歡你已經快五年了。」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兩人在露天茶座喝咖啡,昕悅忽然半冷不熱地告白了,口氣卻像是說著聽來的故事。
   
----說實在,昕悦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要說出來,像是別人週年紀念,作一大事回顧似的。其實話一出口,她已經後悔了,只恨不能呑回去......
   
臻念猝不及防,心頭只餘一片空白----既然她說得這樣雲淡風輕,我也還她一個不痛不癢吧!
   
只見瑧念輕呷了一口咖啡,放下杯子,點點頭。「我早就知道了。」
   
這次輪到昕悦發著怔。這是什麼一回事,她知道?這真是一個叫人難為情的答案。
   
下一秒,昕悅大大的吁了一口氣,只覺心情從沒有這一刻的放鬆。既然把事情說開了,那麼,以後便不用再躱她了,不必擔心她會識破,也不必假裝不在意了。
   
昕悅抬起頭來朝著臻念傻傻一笑:「終於不用再遮遮掩掩了。你知道,有話不能說,真的很痛苦。」
   
看著昕悅一臉舒坦,臻念恨不得敲穿她的頭殼。
   
----她這是什麼意思?說一句話總要有目的吧?她無前文、無後理,表白著一百年前的愛慕,然後把話題轉換了,讓人再也弄不明白,她心裡想的是什麼?她想兩人的關係怎麼樣?如舊不變,還是再進一步?
   
那一夜,臻念失眠了。
   
----經過這些年,談過一場又一場「正常」的戀愛,臻念終於弄明白,只要是對的人,誰還管她是男是女?
   
但童昕悅,可會是對的人?這人口口聲聲說心裡只有自己,身邊卻從不缺人,這種人怎能託付?
   
只是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臻念很久以前已發現,每次聽昕悅訴說著戀愛軼事,自己總是禁不住心裡發酸
……
   
過往數次戀愛都以失敗告終,真的只是遇人不淑麼?還是,自己根本沒法全情投入?
   
但這下一歩,究竟要怎麼走下去……


-待續-
成為貓壇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貓紳士 ( 1k - 2k )

Rank: 8

 樓主| 發表於 2013-5-16 13:50:57 | 顯示全部樓層 简体中文繁體中文

曖昧 - (完)

昕悦那個晩上也是合不上眼睛。
   
----秦臻念,這個自己思慕了五年的女郞,可會有千份之一的機會對自己也有一點意思?一點,只要有一點,昕悅便可以為這份感覺赴湯蹈火了。
   
但在沒有弄清楚臻念的心意以前,昕悅是絕對不敢輕舉妄動的。臻念一向是個直人,怎會無故變攣?即使她真的變攣了,也不一定要挑自己吧?如果臻念對自己根本沒有那種想法,只是不好意思拒絕,這不是太難為她了?

這也難怪昕悅有顧慮,她自己就曾經因為不好意思拒絕,談了一場不大恰當的戀愛,傷神又傷心。

臻念不屑向前,昕悅不敢走近,兩人就這樣乾耗著。

那一天,昕悅病倒了。不是什麼會死人的大病,只是有點感冒,發著低燒,頭暈頭痛渾身發軟。

臻念陪她看醫生煮粥餵藥,昕悅感動得直冒星星眼。「臻念,你待我真好!」           

  「不必客氣,我平時也常到老弱傷殘的受助者家裡當義工。」臻念順口應說。

   
昕悅失望得把頭埋進被窩子裡。
   
臻念看著也覺得好笑,正要把昕悅拉出來,昕悅的手提電話響起。
   
臻念把電話遞給昕悅,不小心按到了免提鍵,對方的聲音驀地響起,劈頭便是一句:「昕悅,我可想死你了。」
   
兩人同時一愕,昕悅更是手足無措。臻念把電話塞到昕悅手上,然後走出房間。
   
「你還打電話過來幹麼?」昕悅對著電話低吼。
  
「我要告訴你,我愛你,想著你,已經沒法做其他事了。」前度女友珊說。

「這些話還是留著說給別人聽吧!」昕悅不客氣的說。

「沒有別人,我從來也只對你一個人認真。」

昕悅冷笑了:「你說起謊話來還真是流俐。」

「別這樣,我們重頭開始好嗎?」珊說。

「不可能,」昕悅想起了臻念,斬釘截鐵地說:「我身邊已經有人了。」

「我不相信。」
   
「請你以後不要再騷擾我。再見!」
     
昕悅剛要關掉電話,電話又響。「你還打來幹嗎?」

「昕悅,我沒有開罪你吧?」

「洛奇?對不起,誤會你是別人了。」昕悅道歉。

「不要緊,我要告訴你,我下個月三十號在盡歡吧辦生日派對,到時候我介
紹我丈夫給你認識。」

「丈夫?」昕悅吃了一驚:「你結婚了?你不是女同志麼?」

「我早跟你說過,愛情無關性別。」

「這個我明白,但你和珍妮兩個月前才分了手……」

「找到對的人便要馬上行動了,誰像你總是拖拖拉拉的!」洛奇輕笑。「是
了,你跟秦臻念怎麼了?」

「怎麼忽然扯到我和她身上?」昕悅的聲音低了下去:「我和她,一直是好
朋友。」

「還是好朋友?天!」洛奇大聲說:「雖然曖曖昧昧挺好玩,你們也玩了好
幾年了,還沒玩夠麼?不如爽爽快快給大家一個了斷吧!」

「你胡說些什麼?她對我,完全沒有那種意思。」

「她當面拒絕了?」

「這倒沒有。」昕悅輕聲說。

「沒有親口拒絕,即是還有機會----你勇敢一點,直接問她可喜歡你。」

「不要,她要是直接拒絕我,這會多傷心。」

「不如你想像她當面答應你,你會多高興吧!」

「可是……」

「預祝你成功,下個月帶她出來見面,再見。」

昕悅看著手裡的電話發呆。

----珊和洛奇都是同一類人,總是勇字當頭,說話既坦率又直接。昕悅不
禁在想,要是自己有她們三分能耐,也不會和臻念糾纏這麼久也沒半點結果了……

終於,昕悅咬著牙關,鼓起這輩子最大的勇氣,掙扎著爬起來,走到客廳。

「你起來幹什麼?」臻念問她。

「我已經跟珊說清楚,她以後也不會再給我電話了。」昕悅強迫自己看著臻
念的眼睛。

「誰給你電話,和我有什麼關係?」臻念卻迴避著昕悅的目光。
  
「我以為你不高興……」

臻念打斷她:「誰會為這些事不高興?」

昕悅一呆,然後把頭垂到胸前,聲音低得彷彿只是說給自己聽:「…其實你對我……你心裡也……為什麼不肯坦白說出來?一句話而已,有這麼為難麼?」

臻念有點詫意,想不到這軟柿子居然也有點脾氣。

「我愛你,愛了五年,我不敢期望你也愛我,但起碼要讓我知道你的心意,我真的不想這樣不清不楚曖曖昧昧了。」

「一句話?」臻念瞇著眼:「你要我說什麼?」

「是或不是。」昕悅把心一橫,豁了出去,一定要向臻念討個說法。「你是不是也有點喜歡我?」

「不喜歡怎能做這麼久的朋友?」

昕悅氣結:「你明明知道我說的是什麼?」

臻念歎了一口氣:「做朋友,我們是挺合適的,但走在一起,便是另一個故事。」

昕悅垂下頭,顫著聲音:「你這是要拒絕我吧?」

臻念突然有種心痛的感覺,她按著胸口,輕輕地說:「要是失敗了,我們便連好朋友也做不成……」

「我會全心全意待你好。」昕悅一字一字地說:「請你給我一個機會。」

臻念別轉臉。「……那就試試吧!」
   
昕悅呆住了,幾乎以為自己出現幻聽,身體不由自主地晃動了一下。
  
「快回房休息。」臻念忍不住過來扶她。
   
昕悅覷準機會,一把捉著臻念的手,把她拉進懷裡:「這次,你再也逃不掉了……」


-全文完-

成為貓壇的版主,你將獲得更高級和無限的權限。把你感興趣的版面一步步地發展和豐盛,那種滿足感等著你來嚐嚐喔。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XX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貓貓論壇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 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讀者及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讀者及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網站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及用戶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對有關帖子進行舉報。本網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 (刪除前或不會作事先警告及通知 ), 同時亦可拒絕會員刪除一切資源或留言的權利(原創除外),如有任何爭議,管理員擁有最終的詮釋權 。用戶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手機版|舉報及投訴|禁言禁訪記錄|

GMT+8, 2017-6-23 20:15 , Processed in 0.093925 second(s), 10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X3.2. Theme By Yeei!

返回頂部